台北當代|台灣藝術家精選!

台北當代|台灣藝術家精選!

這一週的台北很藝術!首屆台北當代藝術博覽會,眾多國際一線大畫廊都參與其中,台灣畫廊也不遑多讓地展出優秀的藝術家,向國際展現台灣藝術家的多樣風貌!幾位ArtTaiwan編輯團隊曾經專訪的藝術家陳松志、周育正、黨若洪、許家維、鄭君殿也參與其中喔!


藝術家丨 陳松志 畫廊丨就在藝術 展位丨E01

人物專訪|http://bit.ly/2ARDYJg


陳松志專長複合媒材空間裝置,《倒裝的語句》裝置作品是藝術家收集了在一個即將被改造的舊空間的物件如燈具,陳年的灰塵,並將它們放置在暗喻新的空間需要搭建的木板上,作品專注於建築空間,材質和社區歷史,交織出物質在空間與時間中的歷程遺痕。《倒裝的語句》秉其慣常對於空間材料的擺弄殘跡,在狀似無奇的生活片段中蒐集、重構出一個特異的人造視窗,透過層層相疊的物件,交織出物質在空間與時間中的歷程遺痕。《倒裝的語句》以類文學性的倒裝修辭技巧,上下顛置、翻轉著材料、空間與我們觀看的經驗牽連,強化了幻想與物之間的認知張力。它填補了慣性視角下的感官空缺,試以偽裝的姿態存續於現實的交界。這些幻變的物將持續擾動著觀者的心緒。在塵埃落定後的寧靜片刻,如果藝術家將它比擬成一只空間肖像,它將如是地收錄(紀念)著的那些曾存與此的意義輪廓。

藝術家丨 陳松志 畫廊丨就在藝術展位丨E01

藝術家丨周育正 畫廊丨就在藝術 展位丨E01

人物專訪|https://arttaiwan.com/interview005/


作品《開幕花卉二》使用了插花的比喻來思考如何將各種元素與時間的流逝編織在一起,為作品提供不同體驗方式。插花是藉由挑選不同的植物枝葉、花朵或果實,經由修剪、調整,同時考量容器而產生一個獨特的美學。周育正製造了花器,邀請花藝師搭配花卉,回應展覽實踐中的「開幕」禮儀,將藝術家或畫廊會收到的鮮花來探索展覽交流關係,隱約顯現對於約定俗成事務的另一想像。《自由生產》作品雖是兩個畫布的一個組件,但是藝術家規定兩者不能擺放在同一個空間。藝術家在一張畫裡畫了另一張畫,而畫裡的畫則是另一個看不見(並且未完成)的作品的部份,它必須伴隨著交易事件而出場。一旦售出一張畫,他就連同畫中畫的實物一起交付給買家,而那張畫中畫將會是白色,等待買家自行(用藝術家附贈的色料)上色,整個作品才真正完成。而「兩件畫作不能夠在同一空間展出」的規定是因為特定場域對藝術家的創作是重要的,空間所涵蓋的可以是物理的、視覺的,也可以是情感的、記憶的。在兩張為一件作品的關係上,經由「選擇」一個對個人特殊的空間,再透過「分離」兩者的安置手法,產生個人與空間之間的記憶關係,而這份關係的內容便是屬於獨特的個人生產。

藝術家丨周育正 畫廊丨就在藝術 展位丨E01


藝術家丨周育正 畫廊丨馬凌畫廊 展位丨F14

周育正透過重塑、轉移或轉化創作元素刷新身份和物件之間的關係,貫穿其多媒介藝術創作的脈絡是他對大眾媒體、體制和生產系統的批判。周育正畢業於法國國立巴黎高等藝術學院與塞納河研究計劃,在國際藝術界以其創作策源和成果之間的相互辯證作用見稱。其個展包括台北市立美術館和高雄市立美術館。群展包括利物浦雙年展、巴塞爾藝術展香港展會藝聚空間和紐約新美術館。


藝術家丨周育正 畫廊丨TKG+畫廊 展位丨E04


周育正 (b. 1976) 近期個展於美國丹佛市當代美術館、台北市立美術館、高雄市立美術館、香港與上海馬凌畫廊,聯展於台北雙年展、皇后雙年展、亞洲雙年展、紐約新美術館、利物浦雙年展與香港巴塞爾藝聚空間項目。其作品擅長處理美學與社會雙面操作,強調視覺造型背後的工作程序,於橫跨裝置、出版、表演與繪畫的「非典型合作」中為觀眾提供多層次的演繹。其創作形式多以「中介者」的角色媒合了他視為「主體」之個人、企業與機構組織,並透過「工作程序」的操作,形成來源與結果間的相互辯證。

藝術家丨周育正 畫廊丨TKG+畫廊 展位丨E04

藝術家丨黨若洪  畫廊丨安卓藝術 展位丨 F02

人物專訪|https://arttaiwan.com/interview-10/


黨若洪的繪畫都出自個人內在的投射,進而轉化出一種獨特的視覺想像,其畫面也都在充滿張力與動能的筆觸中,渲染出風格獨具的場景空間或人物表現,隱隱地呼應當代社會的快速變化與人心變動。
《晚歸男子的致意 – 聖母倒地不起》在這件大幅三聯屏畫作裡,黨若洪以充滿動態的構圖和筆觸,描繪了一面恢弘氣勢的場景,他透過色彩的構圖和油彩筆刷的揮灑,營造出一份栩栩如生又充滿想像空間的即興劇場。畫中倒地的聖母抱著頭顱宛若末世的聖殤圖像,與右側的曉歸男子和後方流動的煙雲氣息輝映成一幅帶著敘事與奇想的抒情作品。而藝術家一貫輕鬆幽默的手法,為聖母穿上了黨若洪作品中經常出現的紅色靴子,也對話著右方紳士的頷首致意,在聖母已經坍塌倒下的這個世界中彷彿一切都已無足輕重了。
《維納斯—森林裡的誕生》這件向波提切利名作《維納斯的誕生》致敬的作品,被藝術家賦予了一個新的觀看視角。當主角維納斯不再置於畫面中央,場景也從海面轉換至森林中,整體的色調和場景在藝術家的重新改變之後,去中心化的主題反而讓觀眾更能聚焦於藝術家筆法和視覺語言的營造。

藝術家丨黨若洪  畫廊丨Silverlens 展位丨 E03

(右)藝術家丨黨若洪  畫廊丨Silverlens 展位丨 E03

藝術家丨許家維 畫廊丨尊彩藝術中心 展位丨 F06

人物專訪|https://arttaiwan.com/interview0011/


許家維2018年新作「黑與白」的創作計畫包括兩件作品:五頻道錄像裝置《黑與白-熊貓》與四頻道錄像裝置《黑與白-馬來貘》,從特殊的黑白動物的角度穿梭歷史與政治。《黑與白-熊貓》透過與日本「漫才師」合作,以熊貓可愛的形象為喜劇演出的材料,用詼諧的言語描述熊貓外交的歷史與政治問題。結合當時的表演影像、歷史材料與螢幕視窗的觀看經驗相互映照與補充,透過漫才師的敘事重新在熊貓的移動與交換拓展出歷史、國際政治的樣貌。《黑與白-馬來貘》希望從百科全書式的敘事方式處理一種人與非人,人與自然之間,一種平等非主從的關係,並探討現代人觀看影像的方式變化。畫面在新加坡國家美術館、自然科學博物館、新加坡動物園、搜尋引擎與多重視窗的場景間移動,開展出東南亞地區的動物園歷史與殖民時代的政治關係,繼而牽引出科學繪畫、生物學、城市區域劃分與馬來貘在當地的傳說。這整個有關黑與白動物的主題,展覽現場將由多組液晶電視及複合媒材組合成裝置作品呈現。

藝術家丨許家維 畫廊丨尊彩藝術中心 展位丨 F06

藝術家丨 鄭君殿 畫廊丨誠品畫廊 展位丨F08

人物專訪|https://arttaiwan.com/interview13/


鄭君殿個展「陌生的花園」,展出鄭君殿自2016年到2018年近二十五件色線畫、具象畫和素描新作。路旁的野生植物、枯萎的切花、院子裡的石頭,對於忙碌的都市人而言,這些生活中尋常可見因而視而不見的景物,都是鄭君殿用以追尋與探索藝術的藉口,也是他以「溫柔的野獸」之姿,對這急功近利的時代做出「詩意的攻擊」。進入「陌生的花園」,唯有願意靜下心來駐足凝視的人,方能體味到鄭君殿用時間沈澱出的靜謐畫面之中,那如同野草般不屈不撓的意志、迸發的精神力量和盎然的生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