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潛藏在表象之下的 - 展望個展〈隱〉

那些潛藏在表象之下的 - 展望個展〈隱〉

“人有多少想法,就有多少相應的形”

延續2017年上海龍美術館舉行的「展望:境象」大型回顧展,展望此次在誠品畫廊個展的展出作品,從最早期的《中山裝軀殼》、標誌性的《假山石》、《小宇宙》、錄像作品《心形》到近期的《石隱》、《隱形》至為此次個展所創作的《雙重曝光》,以「隱」為核心,串聯起展望不同時期的創作面向,將「隱」在作品底下的脈絡,在誠品畫廊完整地呈現。

展望在工作室,摄影師:李大为,© 展望工作室

採訪、文字|吳甯訢

您的新作品《 隱形》,是想像自己掉入火山熔岩中異變後的形象,可以解釋成在消失煙滅的過程中停止某一刻嗎?

掉入火山熔岩這件事存粹屬於想像,現實生活中不可能發生在你我身上,因此我很想把這樣的想法具象化。一位數學家朋友建議我利用流體力學與數學演算來模擬人身熔毀的形象,再利用3D列印成形。而表面流動的七彩是我用噴槍加熱、蒸餾水冷卻所產生的。這些運算的公式丶科學的運用及一聯串的實驗是此系列創作的「隱」—先實踐這些他人看不見的歷程才能呈現出具象的作品。


展望,隱形18#,2017,流體力學演算法、3D列印、不銹鋼手工敲製、熱烤色,作品尺寸:179 x 116 x 70 cm,Ed.1/4

《一平方米地皮》是自《拓地》延伸出來的作品,可以談談《拓地》的創作理念與實踐?其中是否具有「擁有」及「不曾擁有」的反思?

在中國我們說「地皮」,西方社會都稱之為「地」,曾經我想不通這有什麼分別,2015年我的工作廠搬遷工程浩大費時,我心想如果可以買塊地,永遠不搬有多好!可是地是國有的(註1),人民不可擁有,於是我就拓了工作廠的那片地,既然不能買地,我把地皮帶走總行吧!有些自我嘲諷的意味。這次在誠品的展覽,我想以掛牆的方式,循著當時創作《拓地》的思路,《一平方米地皮》依據實際情況來決定作品尺寸及定價。北京的平均住房是32平方米,一件作品尺寸為一平方米共32件,每件以2015年當年北京市通州區的平均地價定價,這樣一來大家都有機會可以擁有北京的一塊地皮了。

註1,中華人民共和國土地制度按照現行法律,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中國土地的實質所有者和管理者。


展望,一平方米地皮1,2015,不銹鋼,100 x 100 x 1 cm

展望,一平方米地皮3,2015,不銹鋼,100 x 100 x 1 cm

《中山裝軀殼》系列作品自1994年《空靈.空》(註2)到2003的《葬》(註3),對您而言是否代表著外來環境的干擾已結束,及自我建構的形成?

創作的過程就是在自我建構,對於外在的干擾無法一下子擺脫,它是一個緩慢的進程。我覺得藝術家創作的過程就如同一個孩子從小到大認識這個世界的過程,中間存在一些結點,例如有些事你已經思考過,暫時不再去想了,就先把它收起來。埋了不表示它不存在了,就好比古代文物殉葬(註4),雖然15副《中山裝軀殼》已被埋在地下,但作品隨著時間推移仍在持續變化,未來當我想再次探討這件作品,就會將它們挖出,以另一種方式呈現。

註2,首次個展《空靈空-誘惑系列》共18件,每一件的姿態不一樣,都是超常誇張的動作,最後呈現的是中山裝的空殼,而這種超常扭曲的人體姿態與中山裝莊重、嚴肅的衣服樣式相互矛盾。展望藉由此作品探討了個人慾望與社會規範、雕塑與裝置的關係問題。

註3,2003年1月18日,在首屆「廣州當代藝術三年展」的閉幕儀式上,展望為參展的十五件「空靈·空」雕塑作品舉辦下葬儀式——當日他在廣東美術館的後院中挖出一個「墓地」,請工人將結束展覽的作品運至後院,將其埋葬並立碑,整個過程對觀眾開放,並用錄像設備記錄了全程。

註4, 中國文化史中有兩次重要的一文物殉葬的事例:一是唐朝的太宗以王羲之的《蘭亭序集序》殉葬,二為明朝的吳洪裕(問卿)以黃公望的《富春山居圖卷》殉葬。


展望,中山裝軀殼1#,1994,青銅,作品尺寸:37 x 78 x 65 cm(ed. 5.8)

您曾表示2009年錄像作品《心形》是您創作生涯重要的啟發,也影響了之後的作品。可以與我們分享這件作品產出的契機與過程?

原本我想拍下光線照射在我的不銹鋼作品上再反射在牆上的畫面,於是我手持激光筆為光源,但隨即發現無論如何靜止不動丶屏住呼吸,牆上的畫面還是隨著我的心跳無法停止、無盡變化。雖然心臟的律動是隱藏不可見的,但透過影像在牆面上的流動,我看到心的形狀,感悟到“人有多少想法,就有多少相應的「形」”,於是有了這件錄像作品。


心型,裝置互動現場

展望,心形,2009,彩色無聲錄影,播映長度:15分25秒 (影片截圖)

《小宇宙》是否為《我的宇宙-初始》作品的延伸?當中「隱」的含義為何?

我們在宇宙大爆炸的能量當中,每個人都有他相對應的位置,只要身處對的位置,你的能量就能和大自然的能量結合在一起,也就是老莊思想所說的天人和一。一旦位置改變了,能量也就消失了。《我的宇宙-初始》是利用高速攝影機拍攝巨石的爆破,爆破的時間只有0.5秒,錄像的時間卻長達12分鐘,透過相當緩慢的速度呈現能量始終不消失的過程。我們在宇宙中如一粒微塵,無法看到整個宇宙,當你拿一塊小石頭用錘子去砸,小碎石的飛濺四處,維持原貌不動,就形成了一個小宇宙。《小宇宙》這系列作品保存的是爆炸瞬間的能量。人類在宇宙有如微塵,生命也如瞬間,但直至生命消逝之前,站在對的位置做對的事情,我們就是能量的存在。


展望,小宇宙23,2012,鑄金屬石塊、紙漿、石粉,61 x 77 x 20 cm (局部)

您著名的系列《假山石》因90年代北京大規模都市化,在新舊的交替中孕育而生,請問您為何選擇以不鏽鋼石的形象來表現?

當時社會的氛圍從上至下,官員到老百姓都有著對中西融合的幻想,最讓我有感觸的是「西客站」,現代的建築上突兀的加上了中式的庭子。有天我開車路過突發奇想:如果把亭子換成不鏽鋼做的盆裁那是否更能體現人們對現在化的想像。回到家我拿了錫箔紙在手上揑啊揑的,一看就成了小型的「假山石」。在古代我們利用拓石來學習,我就想到用一個現代的素材不鏽鋼來拓一顆天然的石頭,像是我們跟自然學習一般,可是這顆石頭卻是前所未見的,亮晶晶的一個空殼。工業化的世界實際上是製造一個假的世界,一切都是人造的,我們離自然越來越遠,可是這樣的情況又真實的在發生,假的世界變成真事;而真的山變成假的山。對真假的辯証是《假山石》作品的哲學基礎。


展望,假山石122#,2007,不銹鋼板,188 x 100 x 43 cm丨ed.3/4

關於《雙重曝光》

在準備這次個展時,因法國「黃背心」抗爭事件產出了這件作品的樣貌。我利用APP修圖軟體「雙重曝光」模枋相機多次曝光的功能,將各國國旗圖案層層堆疊,圖面隨之趨升複雜抽象,國與國之的象徵性消隱於其中。


展望,雙重曝光,2018,動態圖像、手機、掛件,5件一組,依實際空間而定

從《中山裝軀殼》到《隱形》,展望始終在探索表面與內在、個體與環境之間的關係, 在此環境包括文化政治等社會議題,亦指自然與宇宙。繼展望上回於誠品畫廊展出已經睽違九年,本次個展「隱」呈現展望創作二十餘年來不同時期的關鍵作品,並透過多元形式的作品,看到展望在不斷解構重構、消逝重生之中創造的無限可能。

  • 展望個展「隱」
  • 開幕:2019年1月12日丨3-5pm
  • 日期:2019年1月12日-2月17日
  • 地點:誠品畫廊 ∣ 台灣台北市松高路11號5樓

圖片皆由誠品畫廊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