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clusive Interviews/人物專訪

藝術/空間/平台:郭奕臣的斜槓之路

缺席是我創作裡很重要的一個狀態,這跟小時候父親過世的經歷有關。這同樣解釋了我作品中很多跟宇宙、飛行、遙遠地方有關的想望狀態。舉個例子,在《入侵》裡,我讓飛機的影子取代天空裡真實經過的飛機,美術館內人造的影子就讓這個缺席成為一種真實狀態。而雖然 Stupin 是一個平台,但它也是我的作品,同樣呈現一種缺席的概念。Stupin 的運作邏輯是,我把我的空間過渡出去,我讓我自己讓位,讓別人進來。它是一種從中心流動到邊緣的概念。從這個角度來看,它就是一種缺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