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03.16-05.12|弔詭畫廊

close

藝術家|Artists:
周育正 Chou Yu-Cheng
何采柔 Joyce Ho
高倩彤 Ko Sin-Tung
關尚智 Kwan Sheung-Chi
賴志盛 Lai Chih-Sheng
李傑 Lee Kit
黃慧妍 Wong Wai-Yin


關於「close」
文/李美政

當代藝術繁多的創作形式裡,相近中的差異成為抽絲剝繭的觀看意義。藝術創作是為了解決什麼?藝術家的作品成就了哪些啟發?空間與作品的展覽關係有多麼重要?做展覽的態度與過程有哪些更靠近藝術本質?這些提問從來不會有明確答案,更多是曖昧與模糊醞釀的吸引力,久久不散,讓人無法偏離藝術這個行業。

弔詭六年來,作為一個以辦展覽為平台的藝術空間,為當代藝術裡的空間思維提供了一些冷調與剛硬的元素,這些元素對佈展的藝術家都具有挑戰意味,我們也從這裡見證了藝術家們處理空間的能力與態度。如果認同弔詭是一個朝向有質感的空間前進,那也是因為我們堅持「空間在當代藝術裡有絕對不可忽略的重要地位」,它是作品詮釋的催化劑,也是一把宰割作品的屠刀。

「close」是弔詭最終檔展覽,展題很巧合地變成階段性的句點。而邀請的七位對空間敏銳度甚好的藝術家第一次合作,對我們而言是雜錯的焦慮與折磨,同時又印證了弔詭期待與驚豔的辦展態度。從每位藝術家的作品中窺見偶有交錯的作品形式,卻又核心不同的創作脈絡,也是此次邀約的動機。在「close」具有實驗性的現地創作中,眾多處理過程的細微之處是無法以文字概括,有時只是一個轉念就有了不由得令人讚嘆的感動。比如一個傾斜就改變了空間觀看效果的周育正,看到設計圖只會驚呼「這招也想得出來?!」,這是時間淬煉出來的機智;用繁複工序製作簡單的視覺物件,把自己雙手關節接近過度勞損的高倩彤,營造表層與本質之間的錯覺誤判,這種矛盾向來是創作者想釐清的問題;賴志盛非常有技巧地說服我們同意他的工程,幾乎讓我們忘記他的任性,只因一丁點水花暈開的繪畫性就洩漏了他隱藏詩意的體質;為了體現有多麼焦慮的現代人,何采柔也無數次焦慮地修改了影片的細節,反覆看到何采柔都不何采柔了,與何采柔還是何采柔的特質;就是要質疑各種觀看方式的黃慧妍,不管仰視、平視或俯瞰,彷彿活著是為了質疑,那些不規則梯形框幾家裱框店都不肯做,但行政就是盡力克服;當然無法分享焦慮的李傑就隨他滋由淡定的享受佈展期間的各種行動浪漫,他那受控的不受控是天生敏銳總有一種難以拒絕的魅力,嫉妒到想翻白眼;至於乾脆把自己關起來的關尚智,我們只能把耐心和期待裝在心臟而假裝正常跳動,給出驚喜或錯愕正是他作品風格的強項。

任性不受控是某些藝術家令人頭痛的人格特質,不過也因為誠實認真對待創作這件事,總能發現他們創作裡的一些特別深刻又動人的東西。在透過觀察周遭內化轉現的藝術理念中,難免遇到觀點相近的呈現形式,藝術品也因此成為靠近彼此的介質,觀看最有趣的不只是透過作品去理解創作者的內在思維,也從觀看詮釋與討論中拉近更多同質性的存在,這正是藝術最不能明說的意義與迷人所在。「close」集結了這七位擅長把現場包含進作品的藝術家們,在難駕馭的弔詭空間做一場展覽,只能說看到名單就很期待……


Share this post: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