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st Map|藝術家王建揚的玩具地圖

「如果我在空間裡塗色做裝置,做完卻不把玩具放進去,那就不是我的作品了。」

王建揚,綽號小羊,1981年出生,畢業於台藝大美術系。現為攝影暨藝術創作者,生活於香港、台北。2009年,王建揚在機緣之下嘗試以裸身素人與幻想場景為攝影題材,並據此創作「宅系列」攝影作品,以此系列在當代藝術界嶄露頭角。2011年獲邀與阿信、不二良、古又文、聶永真一同參與「一克拉的夢想」聯展,自此知名度大開,躋身國內新銳藝術家之列。

從2009年以來,王建揚的作品形式自最初的攝影,擴及裝置、繪畫,其中包括2013年在國美館聯展時所開啟的大型裝置,及同年於小巴廊展出的繪畫與雕塑作品。王建揚透過各樣媒材的特殊性,將二維異想世界帶入現實三維世界,將腦中幻想鉅細靡遺地呈現在觀眾眼前。王建揚曾於台北、上海、香港等地舉辦個展,並於今年12月分別於台北新苑藝術及香港波鞋街兩地展出。

王建揚的玩具/藝術地圖

平時對當代藝術略有涉獵的讀者,對於王建揚這個名字想必不陌生。即便一時聯想不起,只要看到知名的「宅系列」攝影,也會不自覺地發出「哦!」一聲。憑藉著近乎強迫的執念,王建揚掀開幻想世界的一隅,打造一件件完成度極高的作品,一波波推向人潮。透過鮮明的作品風格,在當代藝術界擦亮招牌。而這幾近於「築夢」的創作過程中,除了執著,還有對於玩具的喜愛。

玩具,幾乎已然成為王建揚作品中最為清晰可辨的要素。翻開王建揚的兒時經歷,眼前所見其實不過台灣學生世代縮影:從小愛看漫畫、好玩電動,以成為偉大人物為志向;高中時在媽媽的建議下選好科系;大學時再因成績優異決定同科升學。玩具陪伴著王建揚成長,而它在他作品中之所以現形,則是源自於老師的建議。王建揚在校時聽從老師的建議,嘗試將漫畫電玩中的公仔放上畫布,此後便始終以接合玩具與創作為個人風格。即便創作之路並未從此順遂,但在調整方向的過程中,王建揚未曾停止喜歡玩具。

玩具就像王建揚的影子,為他的作品標註藝術家性格,如同簽名畫押一般的存在。他對玩具的喜愛,從生活蔓延到創作;從作為一個愛看漫畫的男孩開始,直到現在,他開始養育生命裡第一個孩子。本篇品味地圖,編輯團隊將從類型偏好、產業觀察與創作接合三個角度,探詢王建揚對玩具的熱情從何而起,又將面向何處而去。

您曾說漫畫對您的影響很大。您對玩具的興趣是否因漫畫而生?您收藏的第一件玩具為何?您是否有特別偏好的玩具類型?

王建揚:我小時候常打電動,像快打旋風、街霸,我也愛看青少年冒險類漫畫,喜歡幽游白書、火影忍者這類較熱血的內容。電動和漫畫讓我對日本一直有種親切感,也因為這樣買過一些玩具,但那是單純買玩具,稱不上收藏。

開始對玩具產生興趣,是大三時老師鼓勵我從生活著手,把興趣作為題材,我才開始試著畫玩具。畫了第一隻之後,老師的評價不錯,我就去二手店買了一堆簡單便宜的玩具回來畫,都是一隻50、100元左右的舊玩具。當時我做過一個系列作品,是玩具堆疊、排排站,把玩具排在桌上再畫下來。那時我把所有玩具都擺上去後,排滿了一張四人座的桌子。

常逛玩具店後,我開始觀察時下流行的玩具,然後跟進潮流。剛開始我喜歡買迪士尼和動畫公仔。奈良美智的娃娃是我最剛開始注意到的藝術家公仔,那時他的《失眠娃娃》在二手市場已經標到五六十萬。還是學生的我只買得起沒版次的《夢遊娃娃》和《小狗咖啡杯》,那是我第一次買藝術玩具。我在誠品的清庭設計買的,一共兩隻,各要價台幣5,500,對當時的我而言是蠻高的價錢。現在這兩個娃娃都還在工作室裡。

奈良美智,《夢遊娃娃》、《小狗咖啡杯》

我喜歡日系、可愛、療癒類型的玩具,幾乎九成收藏品都是這類的,就算是有點恐怖元素的作品,像Ron English的《微笑骷顱》,或李小鏡老師的《人魚》,和其他可愛的玩具擺在一起也會變得療癒。也有些不是非日系玩具,像是罐子茶書館個展裡有出現的秘魯財神,是我有次經過一間服裝店碰見看到的小神像。它很好笑,除了本體的陶瓷,它還會戴毛帽,穿著吸管、鈔票和一些閃亮亮的東西,還會叼菸。聽說它們身上的東西都代表著願望和財富,它是一個什麼都想擁有的神像。雖然是神像,但它一點都不嚴肅,當時我一口氣就買了五隻。

秘魯財神、吉祥物收藏

您通常都是從哪些管道購入玩具收藏?是否遇過非常喜愛,卻因各種外力限制無法收藏的玩具?

王建揚:我主要是在台北玩具展買,這是一個亞洲各地玩具設計師都會來展示最新創作的場合。平時我也會關注一些設計師玩具店,實體和網路都有。靠邊走藝術空間是我常去的設計師玩具店,它有一個藝廊空間常會為插畫家、漫畫家或公仔設計師辦展。香港的APPortfolio也是,它專門和知名藝術家、插畫家、塗鴉藝術家合作推出限量公仔,像是KAWS、空山基都跟它合作過。

其實藝術玩具和藝術品一樣,都要透過人才能買到。你不能只是走進畫廊說你要買,因為太多人要買了。一個限量兩百組的公仔,可能有一千人排隊。我常想買奈良美智的作品,但因為太多人要搶,所以不容易買到。

我也不太買二手玩具,不是為了求新,是因為價格漲太快。通常玩具上市後,轉過一手再出來,售價就會翻倍。假設原本定價十五萬,等玩具進入二手市場,標價可能就是三十萬或更高,這超過我可以負擔的範圍了。所以如果一開始出來搶不到,之後我就不可能買了。我只有買過一件二手的藝術玩具,是矢延憲司的《Mini Torayan》。這是我在日本拍賣會上不小心逛到的,也是我第一次在拍場上買的作品,入手價不高,算是目前唯一的特例。

矢延憲司,《Mini Torayan》

您早年大多收藏玩具公仔,近來轉向收藏藝術品。對您而言,設計師玩具、藝術玩具和藝術品之間的區別為何?

王建揚:設計師玩具和藝術玩具主要差別是,設計師玩具創造一個公仔角色,以尺寸偏小的玩具呈現,主要透過玩具展發表作品。而藝術玩具的創作者是藝術家,本身以繪畫和雕塑創作為主。兩者之間的界線並不絕對,現在越來越多設計師開始用公仔角色畫畫、辦畫展。舉例來說,公仔教父 Michael Lau的作品曾在香港佳士得出現,而他曾說「所有藝術品都是玩具,所有玩具都是藝術品」。

或是像KAWS,他是在這兩個領域都駕馭很好的藝術家。KAWS早期在街頭改造廣告海報,他是塗鴉藝術家。後來他成立潮流品牌、出公仔,在全世界擁有一批死忠粉絲,接著他將公仔放大變成雕塑的概念大獲好評,他直接進入當代藝術界,跟畫廊合作,在各地美術館展出。他也打破公仔的限量規則,用open editions的方式在網上銷售,不僅杜絕炒賣,又讓真心喜歡的人都可以買到。

至於藝術玩具算不算藝術品,這部分每個人的解讀都不太一樣,有此一說是,限量公仔就像有版數的版畫,還是有藝術價值存在。好比奈良美智限量的《失眠娃娃》和不限量的《夢遊娃娃》,《失眠娃娃》在拍賣行的價格逐年飆升。也有人套用耶羅.曼佐尼(Piero Manzoni)的說法──「藝術家做出來的東西,就是藝術品」。

王建揚收藏

Q4 近年來,您開始從玩具轉向收藏藝術品,在這兩個看似不同的收藏類別間,您認為共通性為何?

王建揚:他們的共通點應該就是都很萌吧(笑)。我的藝術收藏大部分也以日本藝術家為主。就像剛才說的,我一直對日本有種親切感,創作靈感大多也源自於日本文化,所以總喜歡日系的,比較萌、可愛的作品,這點不管在玩具或是藝術收藏上都看得出來。

但我這幾年已經很少在收玩具類的東西,也不太收設計師玩具,開始慢慢轉往藝術玩具、藝術品的方向收藏。就現在這個時間點來講,設計師玩具已經太氾濫,可能每週、每個月都有一個設計師要出東西。以前剛開始收藏,看到什麼都會想收,但我畢竟財力有限,後來慢慢發現這樣不行,就開始有了戒斷的想法。

和玩具一樣,會開始收藏藝術品也是因為創作,這跟我的狀態(藝術創作)脫不了關係。展覽經驗多了之後,我也喜歡去看其他藝術家的展覽,看多了就開始想買,其實都是很自然的。我也有固定關注的藝術家,尤其是風格討喜療癒的,像是長井朋子,光在工作室就擺了三件;我也非常喜歡加藤泉的風格,接下來最想收藏的就是他的木雕作品。

長井朋子,《Fawn》、《道くさ》(右上、右下)

而玩具一直是我作品裡很重要的組成,不管是最早的畫作、攝影,或是現在的裝置。我的玩具收藏和創作有所關聯,如果我在空間裡塗色做裝置,做完卻不把玩具放進去,那這就不是我的作品了。不論收藏狀態如何,玩具都會在我的作品裡持續出現。像去年在上海展的「Color Bar」,我做了一個大型裝置,讓玩具成為作品裡非常醒目的部分。那次挑的都是辨識度高,體積大的玩具,像是R2、功夫熊貓,都是即便噴上顏色,還是能一眼辨認的角色。

您現在的收藏品幾乎佔滿整間工作室,若您只能保留三件作品(不限玩具或藝術品),您會優先選擇哪三件?

王建揚:最重要的三件作品嗎?第一件一定是奈良美智2012年的限量公仔《森子》,買這件的過程其實算是一種緣份。當初我是跟發行商HOW2WORK買的,那時他們來台灣看「一克拉的夢想」展,對方很欣賞我,也聽說我很喜歡奈良美智。我告訴他我最初是看了奈良美智紀錄片後,才想成為藝術家,我想像他一樣到世界各地展覽旅行。我一直跟他說,如果有機會,我很想收藏奈良美智公仔。後來他告訴我剛好有個藏家把公仔退回來,他們手上多了一隻,問我還有沒有興趣想收藏,於是我很幸運地收藏到這件作品。

奈良美智,《森子》(中)

另一件是武內明子的作品。2008年,我第一次去東京時認識了明子,當時她正在上野之森美術館展覽。認識她之後,我才得知她同時也正準備著日本各地美術館的展覽,她很厲害,也鼓舞著我朝這個方向努力。有一年她來台灣展出,我就興起了收藏她作品的念頭,於是請她挑一件作品帶來台灣,她挑了《起起伏伏的海》(うきしずみ)這件作品。近幾年我也陸續收藏了她幾件作品,直到現在我們都是很好的朋友,我在東京個展時,她也有來幫忙佈展。

武內明子,《起起伏伏的海》(左)

至於第三件,應該算是一對,是我和三宅信太郎換到的兩件作品:《SM-S-01-201》、《SM-S-01-244》。三宅信太郎是我很喜歡的藝術家,2004年陸蓉之老師策的「虛擬的愛」展覽對我的創作方向有很大啟發,三宅信太郎的作品也在其中。有一年我們都在ART TAIPEI參展,他做一個大型現場創作。當時我們的展位很近,他常看到我的作品。藉著那次機會,我告訴他我很喜歡他的創作,而他也喜歡我的攝影作品,主動問我要不要交換。這是一件很驚喜的事呢!也是我非常珍貴的回憶。如果只能留下三件作品,我會選擇這件不賣。

王建揚與三宅信太郎交換作品
三宅信太郎,《SM-S-01-201》、《SM-S-01-244》

您此次在新苑藝術的個展「呵呵」,以平面繪畫為表述形式,將展間打造成一座巨型彩色裝置。您希望透過此次個展傳達意念為何?

王建揚:這次的展覽概念圍繞著網路世界跟社群平台,我想打造一個像是社群平台塗鴉牆的空間,整體色調明亮,牆上的漸層色就是臉書動態的底色,展出的繪畫作品則像是塗鴉牆上的自拍、直播、網紅美照。的確,這次的展間類似一個大型裝置,牆面也是裝置的一部分,和畫作同為展覽主角。

玩具公仔在這個展覽裡,代表一種被塑造的形象。在「刷臉世代」系列和《雙面人生》裡,公仔是社群媒體上塑形過後的虛擬人格;在「superbb」系列和《斜槓青年》裡,則是物質世界中被神化、過度追捧的偶像。這次展覽沒有攝影,沒有裝置,單純展出繪畫,一方面符合塗鴉牆的視覺效果,一方面也希望藉這個機會,讓大家專心看我的繪畫作品。

這次個展作品出現的所有角色,最後會匯聚在《波希米亞狂想曲》這件作品中,就像狂滑了一陣臉書後,腦海中會出現的視覺暫留現象。很期待大家來看展打卡,不論是臉書、Instagram,或是最近當紅的ZEPETO都可以。不只是為了行銷,而是能讓這個類虛擬空間上傳到真虛擬空間,這會是一個很有趣的交集。

王建揚個展「呵呵」

更多資訊|

王建揚於新苑藝術個展「呵呵」,凡於展期間前往打卡拍照,即可獲得藝術家小徽章一枚。有興趣的讀者也可以加入王建揚ZEPETO ID:5PJ4FZ,讓您的虛擬角色與藝術家一起看展,還能同框留念!

藝術家個人網站|https://www.wangchienyang.com/

圖片來源:藝術家提供

專訪、文字整理|李頤欣


Share this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