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真用藝術不正經:駁二當代館〈不正經調查局〉

藝術家猶如調查局中的探員,在現實世界中與社會互動,以個人窺探公共性,並用身體與群體產生關係。

藝術作為認真的不正經手段

「調查局」是一個正經八百的機構名詞,配上「不正經」後,產生一種矛盾的惡趣味。由駁二營運中心自行策辦的〈不正經調查局〉於9月在駁二大勇區C5當代館開展,藝術家以各種表現形式展現觀察生活和融入日常的幽默感。「惡趣味」原本具有貶意,描述不良嗜好、行為模式或以自身身分、地位不相符合的癖好,但後來因動漫(amination)的興起與轉化,這個詞彙成為一種與眾不同的風格,通常指幽默感或搞笑的行為模式。此次參展藝術家猶如調查局中的探員,在現實世界中與社會互動,以個人窺探公共性,並用身體與群體產生關係。

展覽入口。圖源:筆者攝於展場。

〈不正經調查局〉由駁二營運中心的策展人曾馨霈策畫,共邀請8位藝術家,迪安娜‧柯蘭奇可娃(Deana Kolenčíková)呈現在高雄駐村及城市探索的觀察報告,以「行為」轉化與城市的互動模式。崔廣宇、沃查克.吉洛維茲(Wojciech Gilewicz)在幾個國家的城市中以「身體」創作,各自在不同城市中發生關係,以不同的風格對於日常瑣事重新理解,將變形的現實重構。賴威宇則以參與者的方式,為城市的水溝蓋進行繪畫創作,將公共空間當成一面畫布。另外,蔡尚孚、盂施甫以機械藝術(kinetic art)展現個人心理的慾望,為大眾與自我對照中的複雜情境。木村崇人(Takahito Kimura)、田中良佑(Ryosuke Tanaka)兩位藝術家觀察消費文化和能源在社會的影響,試圖以己身探究供給需求與人我消費習慣的可能性

展覽作品與空間

從展場安排的動線,會先看到迪安娜‧柯蘭奇可娃(Deana Kolenčíková)的錄像作品(vedio art)《亞洲超級短》,以及另外幾件《巨大的紅包》、《關於一個難過的星球》。《亞洲超級短》放映著她在高雄城市角落發現的靈感,高雄夢時代周邊的人行道彩繪猶如跑道,她請參與者在顏色相間的長條狀上跑動,戲仿一場運動賽事,倘若是高雄在地的觀眾,亦或是去過夢時代購物中心的人,能迅速產生共鳴。曾馨霈表示,迪安娜的作品平易近人,適合作為展覽的開端,使參觀展展開他們的調查之旅。

迪安娜‧柯蘭奇可娃(Deana Kolenčíková),《亞洲超級短》(The Shortest Run in Asia),行為、錄像。圖源:駁二藝術特區提供。
迪安娜‧柯蘭奇可娃(Deana Kolenčíková),《巨大的紅包》(Giant Red Envelope),行為、攝影。圖源:駁二藝術特區提供。

接下來穿越小空間,會看到兩個螢幕面對著,分別是崔廣宇的《系統生活捷徑—城市精神》與《當代生活習作:沉著》、沃查克.吉洛維茲(Wojciech Gilewicz)的《畫家之畫》與《雕塑》,以一種東方建築空間中的「對場作」,原義是兩個建築師獨立完成空間左右兩側,合力打造一個空間,表現不同元素與風格的融合場域與行為藝術(performance art)錄像作品,沃查克像是城市公共空間的民眾,穿梭在大街小巷,以睡覺等行為融入生活;而崔廣宇猶如一個介入者,以搖旗、打高爾夫等干擾的形式表現我和他人的關聯,讓人重新省思與周遭環境的關聯;兩人在空間中創造迥異卻能同樣導向一種群我新興關係和對話模式,崔廣宇、沃查克各自在一面螢幕中結合起兩個空間,這螢幕猶如一面時空鏡,讓展場與創作的場景連結,彼邊與此邊的人相互對話,不斷地翻新與轉換關係。

崔廣宇,《系統生活捷徑—城市精神》,錄像。圖源:駁二藝術特區提供。
沃查克.吉洛維茲(Wojciech Gilewicz),《雕塑》(Sculptures),錄像。圖源:筆者攝於展場。

穿越曾馨霈所說的展覽轉捩點,從公共領域開始轉向自我與心理,木村崇人在現場準備的行為藝術,即《110V電擊調理法出前調理人家族》。木村崇人之前就嘗試以電學來料理,以正負電的原理料理香腸,此次在駁二駐村,他邀請妻子和兒子一起作為創作的參與者;他也觀察到臺灣小吃攤文化,老闆做生意時也會帶著妻小一起協助生意,對於全家人共同接待每一位客人的這種溫暖印象深刻,因此他也想嘗試在作品中帶給觀眾這種感覺,讓一家穿著未來感的廚師袍和眼鏡進行整體行為藝術。他認為「電」原來是一個危險的能源,然而卻已融入大眾的日常生活,成為習以為常的事物,福島核災就是一個前例,人類應該警惕這件事。在香腸香味飄過鼻間之際,感受食物和木村一家行為藝術的美好外,延伸出能源對生活所需的影響和副作用。

木村崇人(Takahito Kimura),《110V電擊調理法出前調理人家族》(Delivery Chef Family),行為、錄像。圖源:駁二藝術特區提供。

在塗著赭紅色牆壁的灰暗空間,隨著蔡尚孚機械動力裝置《青春》鳥籠與短裙的轉動,散發著青春慾望的氣息,呈現一種對愛情或慾念的迴旋覆沓。而《兜風》是一個腳踏車與面鏡子,觀者可騎上去,踩著踏板看著鏡子裡的自己,似乎呈現一種時空的錯置,倒敘或述說一種青春往事;在錯時的空間體驗想像式的浪漫風景,往心裡去的是無限渴望和回憶。

蔡尚孚,《兜風》,動力機械裝置。圖源:駁二藝術特區提供。
蔡尚孚,《青春》,動力機械裝置。圖源:筆者攝於展場。

回到明亮空間,映入眼簾的是田中良佑的媽媽繪製的,歪歪斜斜的麥當勞M字燈箱,田中良佑藉此表現他對於麥當勞速食餐點和媽媽家常料理兩者間交錯複雜的心理感受。展場中放映著田中之前幫麥當勞洗刷玻璃的錄像《清潔》,麥當勞在我們的生活中已成為慣性,甚至昇華為消費文化,麥當勞介入了我們原本的生活,現在是無所不在,如空氣一般稀鬆平常,而他也想不請自來,自然而然的幫麥當勞清潔外觀,無意間涉入麥當勞的工作。而M同樣是麥當勞(McDonald)與媽媽(Mother)的英文開頭,麥當勞餐點與媽媽的飯菜同是他最愛的食物,因此另一個錄像《媽媽當勞》播著田中把麥當勞餐點買回家,讓媽媽重新料理成日式家常菜色,這樣的行為解構了麥當勞的消費文化,加入家庭的飲食模式,重構他心裡對兩者的複雜向度。

田中良佑(Ryosuke Tanaka),《媽媽當勞》(MamaDonald’s),錄像。圖源:駁二藝術特區提供(上)、筆者攝於展場(下)。

另外一間昏黃的房間放著盂施甫的《小折磨系列》,這些機械裝置表現生活中最渺小但卻最貼近人的事物,《陪伴》陪你抽煙菸、《繭》協助手指去繭、《汙漬》掃描淨化污漬,《思緒》為不停作響的床頭燈,《等待》用時鐘裝置呈現永不歸零的時間指針等。盂施甫的作品有一種對機械精密的偏執,以及解剖日常與個人細瑣的微觀視角,恰巧將兩者的細膩的形式表現得淋漓盡致。

盂施甫,《小折磨系列》,機械裝置。圖源:駁二藝術特區提供(上)、筆者攝於展場(下)。

當快走回展覽的入口,可以看到賴威宇成為了城市繪畫師,他的《City Painter》展現他在城市各個角落的水溝蓋作畫,畫上各種極簡(Minimilism)的線條,線條也作為一種色塊,而城市成為一張立體畫布,延伸整個創作的空間感。他用錄像擬仿

鮑伯·魯斯(Bob Ross)的繪畫教學影片,選擇用老舊的電視機播放,突顯一種年代感,後牆以錄影帶外盒拼貼成一整面長方形,表現出一種普普藝術(pop art)的商業風格。賴威宇小時候喜歡看電視上播放的鮑伯油畫教學,鮑伯是他的藝術啟蒙師,此作品也有向他致敬的意味,也讓觀者喚起城市參與和個人兒時繪畫學習的記憶。

賴威宇,《City Painter》,錄像裝置。圖源:駁二藝術特區提供(上)、筆者攝於展場(下)。

公私領域與群我關係

〈不正經調查局〉中的作品深入淺出,對公共與私己細膩觀察,最後以幽默趣味及貼近生活的方式呈現,讓觀者很容易抓到來自日常的共鳴。整個展覽走完一圈,持續探索群我的關係,在公領域與私領域來回置換,這些都是個人的習慣和生活模式,卻也同時是社會大眾大家習以為常的慣性。「群」和「我」在這個展覽不斷產生衝突,但衝突同時是對話的開始,以及理解非我和他者的開始;我是我,也是我們,以及我們中的我,你是你,你是你們,你們中的你,或者我們就是你們,這些聲音在眼睛和身體互動之間連結,也讓觀者從衝突或矛盾,慢慢走向理解與共感,呼應大眾與個人的思維。

曾馨霈表示,她希望可以藉由〈不正經調查局〉中輕鬆幽默的作品,讓每個人找到與生活對話的多元方式,以及和公共空間相處的新關係。在看似笑鬧與幽默背後,是藝術家認真的社會觀察,他們將以日常實驗讓乏味的生活有更多的可能。

策展人曾馨霈(中左)接受訪談。圖源:駁二藝術特區提供。

評論撰稿/ 黃靖容

  • 展覽日期|2019/09/07-2019/12/15
  • 開放時間|周一至周四 10:00-18:00,週五至週日以及國定假日 10:00-20:00
  • 展覽地點|高雄駁二藝術特區C5倉庫
  • 展出藝術家|Deana Kolenčíková、Wojciech Gilewicz、田中良佑、木村崇人、盂施甫、崔廣宇、蔡尚孚、賴威宇
  • 展覽策畫|曾馨霈
  • 主視覺設計|柳茹薰
  • 展場設計|有用設計
  • 更多資訊| https://www.facebook.com/pier2contemporary/ 

Share this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