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水釣蝦場|04.24-05.05|空總臺灣當代文化實驗場 C-LAB

你是否去過住家旁馬路上的釣蝦場,迎面而來的是海味與幫浦加壓的水聲,一群人圍著 室內水池,邊聊天邊顧著釣桿,可能還有小孩在場內嬉戲,等著起鉤後的烤蝦大餐。上述的場景混雜著台灣多年來養殖技術升級演進,與經濟轉型連動的城市生活型態,而且更因為時代的演進,已經不在復見於我們的日常。

位居仁愛路地帶的空總台灣當代文化實驗場所在地,曾經是灌溉系統「大灣」的部份區塊與灌溉支線,同樣隨著都市化發展,這片曾經灌養台北人糧⻝的東區大水池便逐漸陸化。就像是早期興盛釣蝦場一般,大灣也早已消逝在現代生活地景之中。

2019台灣文博會,空總當代文化實驗場首次參與,推出文化大學堂(School On the move)之「混水釣蝦場」特展,希望運用「邊界與時代記憶的再詮釋」的行動,同時 以「混水」這個思維去翻轉及探究這片土地上的歷史。特展將原本的空總內的羽球館, 翻轉成兼具講座與演出舞台的開放式場域,同步展開多元活動與展覽。如「混水大學堂」邀請橫跨科學、社會、經濟、人類、藝術、設計等領域的從業人員,展開無邊際的當代文化對談; 場內「靜態展覽」則精選歐美台之設計師與生物藝術家等,以平面、 影像、裝置與文件呈現混水中的全新觀點。最後當然邀請⺠眾實際重溫釣蝦烤蝦活動,並參與與了解當前蝦殼幾丁質回收之生態環境議題。

「混水釣蝦場」是一個兼具當代文化、生態保護、藝術展演與體驗經濟的實驗特展, 歡迎大家與我們探索 2019 台灣文化盛事《Culture On the Move》,投身這場大型的動態實驗。

⥬ 活動與展覽 ⥫ 精采的內容與卡司將陸續於活動頁公布 ⥫

》混⽔⼤學堂

不同於靜態展覽中的實際物件,我們認為觀念的呈現是相對流動的。由科學家、社會學家、經濟學家、歷史學家、⼈類學家、哲學家及藝術家、設計師、表演者、舞蹈家、樂⼿等不同領域帶來對於「無邊際」的最前沿看法與洞⾒與反應。找出過去到未來、此地與彼地是如何交織、在混⽔⼤學堂我們將打破領域間難以跨越的認識上的迷思,從思考的混沌中浮出。

》靜態展覽

靜態展覽精選了Officina CorpuscoliStudio Nienke Hoogvliet
Studio Marlene HuissoudStudio Billie van Katwijk、 the Harrison Studio、 Studio Makkink&BeyTOO MUCH Magazine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等國內外參與設計雙年展的設計師與前衛的⽣物藝術家之作品,從藝術家、設計師的概念化創作到⽇常物件,透過物質質性在創作中的轉變,同時也作為觀念上的轉變,希望藉設計與藝術的角度來點出未來可能的軌跡,藉由平⾯、裝置與⽂件去呈現「混⽔中的新思」。

》混⽔釣蝦場

兼容講座與演出舞台,並可讓觀眾實際進入互動的開放式場域。回頭來說,釣蝦這⼀活動,除了⽇常消遣以外,也埋藏著糧食發展歷程,也旨在透過讓民眾實際參與到蝦殼幾丁質的回收過程中,了解到新材料的發展與過往的歷史將會為我們的未來指向何⽅。同時呼應了靜態展中和糧食⾃給與⽣物材料學的關聯的作品。本活動預計邀請養殖與幾丁質研究相關的⽣物學者與養殖科學專家協助進⾏,同時結合⽣態保護組織的同仁共同規劃、推廣可⾏的教育活動。

—————————————————————-
概念描述:台灣的歷史教育將台灣的⽂化定位為⼤陸國家,⽽非其地理上所應發展出來的海島⽂化。舉例來說,韓國與⽇本等鄰近海洋的國家都有如同「海女」、「海上祭典」等因應海洋⽂化所延伸的特殊景緻。⽽除了烏⿂、⼩卷的捕撈,台灣⼈⼩時候餐桌上常⾒的「吳郭⿂」、臨海的⽔產養殖業,也像是台灣⼈在地理歷史與身份認同的折衷之下所發展的經濟活動,⽽另外⼀種海島⽂化的體現,便是出現在台灣⼈的城市⽂化當中的娛樂活動──釣蝦場。

圍著充滿海味的⽔池與⽔管幫浦加壓傳來的⽔聲,⼈們拿著細短的釣竿坐在矮凳上(在那個還沒有智慧型⼿機的年代),前來釣蝦場對著⼈⼯池塘發呆、點著煙與友⼈聊天,剝著烤好的草蝦就地享⽤。然⽽,釣蝦場的出現代表的不僅僅是台灣作為海島的⽂化景觀,⽽是在 1960 年代之後養殖產業的升級。台灣在 70 年代後蝦苗等⽔產養殖技術的躍進,讓本來僅有捕撈草蝦的⼩型產量在科學家廖⼀久與美國洛克斐勒基⾦會的補助之下⼤步提升,在多年的實驗下科學家們找到最適合在淡⽔培育的泰國蝦苗,讓許多農民轉⽽變成養殖業者,但即便培育出來可在淡⽔存活的蝦⼦,也因冷凍外銷技術尚未成熟的狀況下,逐漸演變為如同「⼤湖採草莓」的開⾨⾃助活動,也造就了台灣在 8、90 年代的釣蝦風潮。這般特殊的海島消遣,讓當時忙著拼經濟的台灣⼈在家裡與⼯作之外,⼤⼈們有個地⽅可以串⾨⼦兼吃海鮮,⼩孩⼦可以在旁邊打電動機台,成為台灣吃喝玩樂史中個體與家庭共享的遊樂回憶。

「釣蝦場」這樣的娛樂在何時被取代雖已不復記憶,然⽽釣蝦卻成為了台灣身份認同的⼀種譬喻──困在⼤陸⽂化中的海島性格。也因此,我們提出「混⽔釣蝦場」(Apeiron Lagoon)去呈現整體活動的規劃,英⽂名稱上借⽤古希臘哲⼈阿納克西曼德(Anaximander)⽤以解釋世界之源的概念—Apeiron:「無邊界」、「難以界定」與數學上的「無限」的涵義,以及有交匯的⽔源地帶,去指稱在⼤陸思維折衷之下、台灣海島民族性格中⾯向海洋的無限創意與可能。同時,就在地脈絡來說,空總臺灣當代⽂化實驗場的仁愛路⼀帶曾為作為灌溉系統「⼤灣」(⼤⽔池)的部分區塊與灌溉⽀線,⼀說是其從⾃然形成的溪流從六張犁附近流下⽽成,沿著現今安和路經過仁愛圓環、市民⼤道等⼀帶⼈⼯截流⽽成⼤型的「陂」(湖,或可以說是⽔池)。過去的台北市區,河運船隻來往頻繁、河⾯寬廣,農⼈胼⼿胝⾜將之改建為灌溉系統以供農業使⽤,在合併瑠公圳和霧裡薛圳的幹線整合後,這個曾經灌養台北⼈糧食的東區⼤⽔池便逐漸陸化了。

正如同消逝的「⼤灣」、在記憶中離散的「釣蝦場⽂化」,策展團隊希望運⽤「邊界與時代記憶的再詮釋」的⾏動,以「混⽔」這個思維以去翻轉與探究在地的歷史。「混⽔」比喻著現在的時代:包容、多元,蘊含無限的可能、狂飆的未來,以此作為主要概念的⽤意便是在於翻轉已經約定俗成(僵化)的思考⽅式。更明⽩的說,我們希望翻轉的不只是過往台灣在歷史認識論上的狹隘,甚至是「混⽔」這樣乍看負⾯的概念。也就是說,在全球化時代來臨前,「混合雜處」在單⼀漢民族⽂化的歷史思維下總有階級意識,似帶著菁英眼光之認為「混雜」代表「不純粹」的負⾯意涵,然⽽,在今⽇,越為混雜的思維越能代表著各⽅歷史與⽂化的碰撞和階級的流動︔此外,我們認為其應該要代表的是:在這個時代下,重新回望歷史、進⽽認識⾃⼰的所有⼈們。就像「酷兒」(Queer)這個字過去在英⽂中是非常負⾯的名詞,但是經過⽂化與時代思想的推展,今⽇它搖身⼀變成為性少數族群能夠驕傲地指稱⾃⼰的身份。我們希望透過這個活動策劃,能夠做到的不僅僅是反思在地的⽂化,無論是⼤陸歷史教育、海島歷史⽂化、身份與⽂化認同、城市記憶與歷史考古,我們更希望透過「混⽔」這樣的概念去呈現活在當下時代的所有⼈,創造真正的思想流動。


Share this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