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戀愛 Amour-簡翊洪個展|2019.1.5-3.10|谷公館

  • 2019.01.05 – 2019.03.10
  • Opening:2019.1.5, 15:00-18:00
  • 谷公館

好好戀愛 Amour是簡翊洪的第二個個展。作品以水墨於紙或絹上,以線條為主,勾勒人物造型,而後蘊染,畫出屬於今日的人生觀察、世間百態。渺小甚微中,透露了對外界的關懷,以及對內的真實的情感,當然也包括了愛與慾。簡翊洪的水墨體系,讓人想到了豐子愷的「生」,尊重生命萬物的同時,也尊重生命裡的各種狀態。

如同電影《A.I. 人工智慧》裡的機器小男孩,一輩子渴望著人類母親的愛,一輩子為愛驅使。這樣的對於「愛」的渴求,便是藝術家這次創作的初念吧。簡翊洪對熟齡者的迷戀,在互動關係中,有些是真實情境的紀錄,有些是自我對愛的幻想。作品裡,男孩與大叔這持續不變的主題,透過主體人物的反覆出現,或許一次又一次的重新體驗,或許進而告別,甚至另尋思路。

戀愛的起落啟發藝術家創作靈感:《熱舞》描述藝術家看著情人舞蹈時,隱約感受到分離。《無眠》是在失眠深夜中看著另個人已然入睡。《隱几忘言》、《溽夏》呈現了戀愛穩定中的歲月靜好。《驟雨》是期盼戀人的歸來。《辦公室》是下屬對上司的崇拜與順服,就像是情感與權力關係的流向。這次展出的作品,沒有說教,沒有道德標籤,它們紀錄了藝術創作中,屬於你我,或者每個對於人與人之間,還有些如同少年般,敏感感受的人們。

在繪畫上,簡翊洪著重線條跟人物的關係,所以總用如同書寫書法的方式描繪人物。被框著黑線的人,像是書法上肯定有力的字,寫久了也像抄寫經文。每一次的重新書寫,都必須重新調動某個感知記憶的抽屜,有時寫久了便隱約感覺少了最初的真誠,但也需要用更大的定力去實踐,這又是另一個功課。這次大部分作品,藝術家先在生紙上繪製。毛筆在紙上暈開的時刻,讓人覺得那個暈的不確定,使人物線條變得特別動人。之後再把畫完的紙染成熟紙,只為了鋪上那一點漸層的色彩。對現階段的簡翊洪而言,畫面裡人物本身的感動還是最重要的,其他次之。藝術家說,在這些重複繪製的過程中,起頭時總能畫的誠懇而笨拙,挑戰越多次,畫面的佈局上也許變得更精緻了些,而最初令自己感動的部分,有時卻也漸漸消失了。精緻的完整感,或許是未來藝術家在繪畫的發展上,試圖漸漸淡去的一部分。

這次的作品中,藝術家增加了書法,字數不多,卻是嘗試的開始。有時思考字跡與圖的關係,在省略了大部分色彩與烘托後,藝術家試著加入關鍵字,或是書寫關於繪畫的內容,試著練習文字與圖之間的關係。在書寫上參考了前輩豐子愷的書法方式,當然還遠沒有他來的純熟精煉。

「好好戀愛,有天我推你去曬太陽!」是簡翊洪在去年夏日裡,在筆記本上寫下的一句話。這次展覽,便像是藝術家從這句話的想像畫面裡,展開的衍伸吧。

—————————————————–

「簡翊洪的人物讓我著迷!那些裸體,彷彿從宋元的山水裡走了出來,不再隱身山林,沒有寬袍大袖的羈絆偽裝,一派天真,趴在地上玩電腦,吹著風扇,或讀書寫字,或看螞蟻壁虎路過,或肉身惶惶不可終日-⋯⋯然而終於從雲深不知處走了出來,走到現實生活,或哭或笑,有了常人的溫度。

翊洪真實面對自己,連慾望的追求都一清如水,彷彿隨處隨時的生命參禪,不落言詮,懂得的人自然懂了。

翊洪用赤裸裸的肉身建構了當代充滿喜悅與歡樂的烏托邦世界。」

—— 蔣勳 , 2018


展覽指導贊助單位:國藝會 台北市文化局


Share this post: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