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A project #11:記憶|藝術家 江佩珊

QA project #11:記憶|藝術家  江佩珊

 

QA project #11:記憶|江佩珊

江佩珊,1983年生於台灣,目前居住於墨西哥進行創作。曾就讀工程科學及心理學專業,其藝術生涯開始較晚,自28歲開始繪畫創作,曾參加過墨西哥城聖卡羅斯學院(Academia de San Carlos)等之藝術課程。其創作的動機並非由於對藝術的熱愛,而是來自於對人生百態的執迷,以藝術為媒介來表達。其作品曾在墨西哥國立自治大學附設文化推廣部畫廊(Galería José Clemente Orozco del Secretaría de Difusión Cultural de la UNAM)、墨西哥國家參議院展覽廳(Senado de la República)、狄耶哥里維拉與芙利達卡蘿工作室博物館(Museo Casa Estudio Diego Rivera y Frida Kahlo)、墨西哥蒙特瑞爾科技大學FEMSA集團畫廊(Edificio FEMSA del Tecnológico de Monterrey Campus Santa Fe)、雪松基金會(Edificio FEMSA del Tecnológico de Monterrey Campus Santa Fe)、墨西哥城鐘塔藝廊(Torre de Reloj)、Aguafuerte畫廊(Edificio FEMSA del Tecnológico de Monterrey Campus Santa Fe)、墨西哥視覺藝術畫廊(Arte Visual México)等實體畫廊展覽,以及於SAATCHI ART、SAUCES GALERÍA、ARTE PROYECTA等線上藝廊展示,另外,曾入選西班牙FLAMANTES青年藝術家選集。目前由台灣新苑藝術代理台灣區藝術經營。目前,江佩珊正進行一系列的畫作、裝置、雕塑及文字創作,企圖藉由各種藝術表達形式,來探討所有由家庭衍生而出的人類互動關係、因受傷而反覆出現的夢魘及幻象。她的作品可被視為一幅幅比真實世界更加寫實的、靜態的場景。對她而言,創作只是一種表達的形式,以此來創造一個世界,重新體驗及詮釋重要的生命經驗。江佩珊不認為自己是藝術家,而是一個生命火焰下的倖存者。而展現她的作品則是一個企圖與世界連結的嘗試。

(簡介由藝術家提供)



請您試著以一個句子形容自己

江佩珊:生命火焰下的倖存者

Q1 談談至今另您最難忘的一段記憶

江佩珊:在八年前的夏天,我在墨西哥海邊旅行,參加了當地的潛水行程,一行人當中大家都穿著潛水裝備準備要去潛水,只有我帶著浮潛的用具,只打算浮潛。船轟隆隆地開到了已看不到陸地的地方,我覺得十分可疑,浮潛不都是近海嗎?但當時語言不通的我,不知道教練七嘴八舌地跟我解釋了什麼,總之他就把我放在海上然後揚長而去。我在海上載浮載沉著,四面都看不到陸地,更遑論船隻,我虛情假意地游了一下,以為自己可以去個什麼別的地方,但風浪不小,一個浪打來我就又失去方向,我開始企圖想往好的方面想,拿起潛水鏡往海底一看,根本什麼都看不到,裡面是混濁一團,教練真的是帶我來浮潛嗎?他會回來帶我走嗎,我可能會回不去嗎?但同時又滑稽地想假裝一切沒事,在水裡嬉戲著。突然很深切地感受到,會不會自己說的話,再也沒有人聽得到了,所有的情緒與記憶都彷彿失根一樣地飄在空中,獨自一人,等於沒有活著。半小時之後,我被接上了船,之後我雖然仍然十分愛海,卻再也無法進行水上活動,聽到海浪就在耳邊的聲音,我就覺得它們是來找我帶我走的。

Q2 這樣的記憶對您的人生的反饋是什麼?

江佩珊:確認我對”死亡從出生就伴隨在身邊”的感受,那種感覺對我來說是一種極度驚慌於生死之間後的平靜,某種程度上我是享受其中的。因此我不願去厭惡或害怕死亡,我經常幻想著死亡,幻想著不存在,好多次夢到自己死亡,總是一再品嘗那種與世界慢慢地斷了聯繫的感覺,一開始的驚慌恐懼慢慢地轉為平靜,然後漸漸地,所謂的平靜也不再需要被形容的真空的感覺。

Q3 在您的作品中,是否有任何以此記憶做為主題或其延伸的創作?

江佩珊:幅作品:給自己的遺書,這是給一個疲累的自已一個檢視,一個全面的休息。而全面的休息,就是死亡。鬆垮的身體不再需要勉力支撐起生命。呈現的正是我經常幻想著死亡的平靜,企盼停留在生與死之間休憩。

江佩珊(Chiang Pei Shan),《給自己的遺書》(Self-testament),2015年,油彩、畫布,170 x 100公分。

 

江佩珊(Chiang Pei Shan),《一張舊家庭照》( An Old Family Portrait),2016年,油彩、畫布,50 x 50公分。

Q4 在創作此件作品的過程中,您最深刻的體悟或感觸是什麼?

江佩珊:人生中我們經常渴望休息卻從未感到真正的放鬆,因為我們總想著接下來該如何活著。真正的休息就像是死亡,是忘記活著的那一瞬間。

Q5 請問您最近在忙些什麼?

江佩珊:剛結束在新苑藝術的個展(2017/12/29 – 2018/01/26)

展覽理念 /江佩珊

這個名為”揭膚”的展覽,原名是“Desprendiéndome pieles abras∕zadas”,在西班牙語中的意思是”揭開緊抱的/被灼傷的皮膚”,說明了這系列作品的中心思想—-我們緊緊擁抱和緊緊擁抱我們的,正是將我們灼傷的—-所有的情緒都有其對立面。這一系列的作品我希望探討的就是這些矛盾的情結,尤其是一些難以理解,難以表述卻真正主導我們的感受。對我而言,沒有應該被丟棄的情緒。

我一直認為自己是”感受的拾荒者”,在人生經驗中,許多因晦澀和難以面對而被封藏或否認的情緒,是我認為應該關照的部分。

這系列作品從各種人類行為中,特別是家庭關係中企圖理解人際關係的糾結: 過去的經驗如何與現實纏繞,不斷地以痛苦再現著,穿越時空,以各種方式反射著真實的感受,透過時間、空間、感受、情緒、記憶及反思沉澱、結晶成為一個新的”自我”。以心理學的觀點來詮釋,是一種人類無意識地回應所謂來自的”黑暗面”的呼喚。黑暗面並不代表負面,而是因為當中蘊含了太激烈的力量而令人不敢直視,而被置於不見光的角落。但是,這樣的能量卻能激發出令人毛骨悚然美感的靈感來源。我希望傳遞給觀者的是,我們永遠可以有不同的角度觀看自己的黑暗面,即使不是一個容易的過程,但唯有如此才能將自己重整。透過這樣一個自我揭示與感性的經驗過程,最後我們會發現,沒有任何一面會永遠是黑暗面。

每一副畫作都是一段故事的場景,讓作者心中出現的角色在其中演繹、重現傷痛,之後,這些角色將擁有自己的生命,活出另一個新的故事。這樣子的過程,讓創作者能一次次地重新詮釋自己的生命經驗。

每次創作的過程當中,我希望能創作出一個讓我自己相信、且能活在其中的畫面。而畫布給我的是一個界線,提醒我自己,畫面中的那個世界,不是唯一一個我活著的世界。在這個過程當中,始終有兩個我,一個是住在畫裡面的我,一個是正在畫畫的我,隔著畫布,一個完美的距離,讓情緒的激流留在畫面,不致襲捲現實中的自己。

創作的目的不只是為了理解,也開啟一個世界,一個空間,讓一些陳舊的情感得到安頓,甚至進化,得到一個重新的詮釋。對我來說,這是唯一能夠不斷證明自己存在的一種方式。活著就是不斷找尋新的感受方式,所有的感覺都是存在的一部分,只要能感覺,就是一種存在。

作品則只是一個紀錄,記錄了過去的生命經驗如何脫離過去的框架,找尋重新定義的旅程。對觀眾和創作者來說,藝術應該是一個經驗而不是一個目的,透過聆聽觀者的感受,才能完整創作。

重新體驗,再度詮釋,才能繼續存在

更多作品:    

藝術家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penelope0127

新苑藝術http://www.changsgallery.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