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展覽|陳松志:無法專心的煙 - 「時區」十週年特別計劃第二檔展覽|就在藝術空間

聚焦展覽|陳松志:無法專心的煙 - 「時區」十週年特別計劃第二檔展覽|就在藝術空間

 

自2008年起,就在藝術空間即致力於推廣現地創作,不畏於市場壓力,大膽嘗試各類實驗性展演活動,為國內前衛藝術代表畫廊之一。而所謂前衛有多種詮釋方式,有別於一般畫廊,就在藝術空間時而硬蕊、時而逗趣,有時又以荒謬為手法將觀眾帶入創作者的世界。一路走來,負責人林珮鈺始堅持對前衛藝術的熱忱,面對市場競爭壓迫,他轉而選擇向更出色的藝術家提出展覽邀約,同時輔以市場接受度較高的展覽做調配。

就在藝術空間於今年三月起開啟十週年展覽計畫「就在『時區』」,由黃建宏擔任策展人,考量到就在藝術空間的命名緣由及經營理念,黃建宏以「充滿計畫」為核心概念,邀請土耳其藝術家法哈廷.奧倫利(Fahrettin Örenli),及台灣藝術家陳松志、周育正,以接力展出的方式串起十年計劃,並於展覧期間穿插各種活動,包括畫廊主對談、策展人論述發表、聲音展演派對。延續就在藝術空間一直以來的展覽風格,此次展出的所有作品及活動都是現地製作,作品風貌僅存於當下、此地。ArtTaiwan此次以「就在『時區』」,專訪就在藝術空間負責人林珮鈺與其正展出的代理藝術家陳松志。

就在藝術空間負責人林珮鈺。圖片來源: 商業週刊。
藝術家陳松志。攝影/蕭裕哲。

 


 

展覽專訪/吳甯訢   文字/李頤欣

Q1 就在藝術空間(以下簡稱就在)的前身是線上畫廊,請問您是如何一路摸索成為台灣前衛藝術代表之一,在藝術與商業之間您如何權衡?

林珮鈺: 我一開始是想作線上平台!但當時時機還不成熟,最後沒做起來。現在我偶爾也會想著,當時如果晚幾年開始做,說不定就會成功。做線上平台雖然省空間成本,缺點是同時也會犧牲掉和藝術家、藏家互動的機會。現在就在也有加入線上銷售平台,可以透過平台接觸國外藏家。我們也曾透過平台賣掉幾件作品,但單單透過平台銷售,我無法親自面對藏家,也就不會知道他們的購買動機。我不清楚他們是一直有在關注這個藝術家,還是只是作品剛好符合需求,這些資訊和交流會在平台交易的過程中佚失,我們是不會知道的。

剛開始經營畫廊的前兩年定位並不夠明確,後來覺得要以做為年輕藝術家的平台這觀念太過單純/單薄,這樣畫廊經營是無法長久的。做展覽當然是開心的,但是做畫廊是責任。雖然我喜歡的展覽或作品以般標準來說是較實驗性或是前衛,但是仍然需要現實的營收。因此在規劃每年較容易被收藏的展覽以及實驗性展覽比例就需要抓幾乎各半。兩者都兼顧是我經營就在藝術的目標,雖然執行上困難度高,但是我的堅持。對於我喜歡的藝術家,我會積極的接觸,並耐心的等待合作的機會。

 

Q2今年是就在成立十週年,此次特別規劃一系列帶狀展覽與活動,您是如何選擇十週年計畫的策展人及藝術家的呢? 請與我們談談這次計畫所要呈現的概念。

林珮鈺 : 這次十週年計劃名為「就在『時區』」,是以就在的空間概念和過去的十年結合。策展人黃建宏是我的舊識,非常熟悉就在的展覽風格及空間屬性。打從確認合作意向後,我們就達成共識,不在這次十周年計畫裡用大拜拜的形式,把歷年來就在展過的藝術家找回來各出一件作品。黃建宏和我都知道,就在十年,我們要做點不一樣的。

十週年計畫是以帶狀的方式呈現,一共三檔展覽,期間穿插不同活動。簡單來說,十週年計畫結合了就在的兩個特性,一是我們一直以來都很強調因地制宜的計畫,另一個則是我對於做展覽的包容度較大的做事風格。黃建宏用這兩個特性,先找來擅長處理空間但風格截然不同的兩位藝術家做兩個計畫,另外,為了測試我的膽量,他找來台灣市場、甚至連我自己都沒聽過的藝術家作展覽,也就是打頭陣的土耳其藝術家法哈廷.奧倫利(Fahrettin Örenli)。奧倫利先前從來沒在台灣展覽過,但是我對策展人的信任加上研究了創作的概念後,我就放手去做。後來實際展覽的呈現非常棒,觀眾的反應也很好。

接續的下一檔展覽就是陳松志。松志一直都很善於處理空間,也是跟我合作了非常久的藝術家。在這次的展覽中,策展人給了包含他本身、藝術家及畫廊三個任務,一是於6/2周末舉辦的畫廊主對談,我們找來了曾合作過、未來希望能合作的畫廊主進行對談,記錄下的內容將節錄於日後的畫冊當中。另兩個則是黃建宏以三次錄音的方式講述他對於這次展覽的解讀及感想,再交由陳松志編排成策展論述,這篇文章將在展覽結束前發表,我非常期待。

而十週年計畫中的最後一檔,將會交由周育正處理。這次的展覽,周育正將自己定位為藝術總監,在為期五週的展期中,邀請四位不同類型的藝術家在前四週輪流放置一件作品。而連結這四件作品的平台/台座則是由周育正來製作。四個類型包含了平面繪畫、立體裝置、觀念作品及聲音藝術,都是就在藝術空間長期關注的類型。一週一件搭建出的展覽,呈現了空間及時間的關係。第四週完整呈現的當天,將是我們十週年的慶祝派對,將請聲音藝術家做現場表演。第五週其實就是一個完整展覽的狀態。

 

Q3十週年計畫現在進行到第二階段,請與我們分享〈無法專心的煙〉的創作靈感及理念。

〈陳松志:無法專心的煙〉展出現場

〈陳松志:無法專心的煙〉展出現場

〈陳松志:無法專心的煙〉展出現場

previous arrow
next arrow
Slider

陳松志: 我很欣賞的舞蹈家Pina Bausch,曾經在訪談中提到,他從不要求舞者去想自己要怎麼動,而是要求他們去思考自己為何而動。這和我的創作理念很類似,我的作品製作過程並不複雜,大家來到展間、看到作品,就知道這是怎麼做出來的。但創作的前置作業是複雜的,為什麼我要在地板上鋪上白地毯,又灑滿活性碳? 為什麼要擺上塞了報紙團的鞋子? 這和我們的生活有什麼關聯? 這些求問的過程是創作的重要關鍵,而我希望透過這個空間裝置讓人去思索空間中的訊息。

藝術不是生活中的必需品,但我覺得它是人體驗生活的一種必要心態。它可能不是存在於你讀懂了某件作品的瞬間,而是會在你試圖了解的過程中萌生。試著閉上眼睛想想,當你走進就在,你感受到了空氣中溫溼度的變化,接著你看到一塊活性碳掉在你腳邊,這個掉落的動作讓你產生了某種干擾、不舒適的感受。而你對這塊干擾物的處理方式就像是創作過程,是一種對空間的體驗。

 

Q4您說過,做為一個空間裝置的創作者,每次展出都必須與陌生的地點建構關係,並從中獲得發現之樂。請問在這個辦過數次個展的空間裡,這一次您有什麼新的發現?而您此次個展作品與過去作品間是否有所連結?

陳松志: 這已經是我第五次在就在辦展,我對整個畫廊空間已經非常熟悉,包括空間中原有建築留下的樑柱、冷氣管線、入口通道等等,這個空間裡包含了許多畸零角落,而在這次展覽裡我要處理的就是如何和這些破碎的結構並存,與之呼應,甚至是讓它成為作品裡的必要元素。舉例來說,這次展覽中我使用了大量布裁,每一塊布料都是依照現場所要遮蔽的通道口、角落尺寸裁剪,這些布料在個展結束後,極可能無法再以原貌應用在其他地方,這就是現場的必要性。

〈陳松志:無法專心的煙〉展出現場

〈陳松志:無法專心的煙〉展出現場

〈陳松志:無法專心的煙〉展出現場

previous arrow
next arrow
Slider

我近幾年的作品常在談人造物的遮蔽功能。我們的生活中遍布各種家飾品,家飾主要的功能是用於快速的覆蓋,當你今天不想看到一面牆,你可以安上一塊木板,再貼上一片壁紙,那面牆彷彿就不存在了。我想做的就是卸下這些具有遮蔽功能的人造物,讓大家看到,在不斷增添厚塗的過程裡,有些東西被封存在內部,而可能又會在某些時間點被翻攪出來。作品中的時間感是回溯的,我並沒有在作品裡展望未來,也不加速,而是用更慢的的速度回望這些看似沒在改變,實際上一直有所進程的事物。這或許跟這次十年計畫也有所呼應吧!

而這次和黃建宏老師合作也是很特別的經驗。我過去常覺得,策展人好像是凌駕於整個展覽之上,但這次的合作卻翻轉了我印象中的主客關係。受限於現地創作的特性,在作品完成前,我所有的構想幾乎都只存在腦海裡。沒有一個實體的物件,我很難去論述我的想法,策展人要理解也就更困難。但黃建宏老師很敏銳的觀察到這個狀況,他先讓我把腦海中的構想付諸行動,在作品成形後再跟我對話。他是第一個看到〈無題2018〉的人,在那之後我們經歷了好長一串來往不歇的對談。展覽期間發表的三段論述,是黃建宏老師對這次作品的再提問,最後這些想法和觀點會交到我手中,讓我再思索、梳理。這個過程有點像雕塑,在一刻一鑿之間做內容的增減刪修,最後呈現出來的文字就會是策展人和藝術家共同創作而成的,屬於這個展覽的完整面貌。

 

Q5陳松志老師與就在合作長達八年,是伴隨著畫廊經歷成長陣痛的要角之一。創作觀念藝術並不容易,而做觀念藝術展覽更非易事。這段期間,二位在經營與創作方面是否遇到心境上的重大轉折?

 林珮鈺:陳松志跟我們合作很久了,其實看著他一路走來,我也感受得到,他不免會受市場機制影響。他以前是在很寬廣、自由的空間裡創作,他不須要在意市場,而這種自由的創作方式替他打下了很紮實的基礎。在畫廊經營了2年時,很奇妙的是在一個時間點連續有2-3人跟我提到陳松志,我想是他們都認為他的創作調性跟就在會合,因此,我就請他來畫廊聊聊,進而邀請他做第一個個展,一直合作到現在。對照當時的狀態來看,他現在變得比較內斂但這是一個藝術家新的創作歷程。

陳松志: 對,我也覺得我的創作有回到比較收斂的狀態。但會有這樣的轉變,有部分是因為我剛好經歷了台灣替代空間蓬勃發展的時期,那時候很多難以進入藝術市場的作品都會在替代空間展出。所以我的展覽歷程是從替代空間,再到美術館,最後才進入畫廊。坦白說,我一直很感激珮鈺讓我進入畫廊體系。我想說的是,「誠信是人相處最基礎的善意」,這句話很能詮釋我跟珮鈺之間的關係。一晃眼八年就過去了,這段時間我們做了很多展覽,經費充足的時候做,經費不足的時候也共體時艱,都是在摸索的狀態下學習。我的作品會變得收斂,其實也是一種回饋,在台灣做裝置要生存下去不容易。如果沒有就在,搞不好就沒有我過去的十年。我一直很感謝珮鈺,在藝術的範疇裡給予我最大的尊重和空間。就算每次辦展都難免意見相左,但都是想法的激盪和碰撞,最後他還是會讓我充分地去做我想做的事。這八年淬鍊而來的大概就是對彼此的信任。

 

Q6 十週年計劃結束後,您對未來有什麼展望及計畫?

林珮鈺: 中型亞洲畫廊要如何在西方藝術環伺的狀況下突圍,是我目前思考的重點。目前我不只代理台灣藝術家,日本藝術家也有代理,我期望就在能不在被地理位址而侷限為台灣或是亞洲畫廊,好作品不需要被貼是哪裡的創作。這次就在第五次參加香港巴塞爾藝博給我的衝擊很大,讓我思考大型藝博會之於我們中型畫廊以及藝術家的必要性。讓藝術家在國際間被更多人知道、了解進而收藏除了參加藝博外,還有其他的方式能夠更有效率地做到。與其把錢噴在大型博覽會上,不如找到調性合的國外畫廊合作,將藝術家的作品完整的呈現給當地的觀眾來得實際。當然,參加藝博會仍然是需要的,但是一樣,現階段要找適合我們畫廊、藝術家的。

陳松志: 我自己的觀察是,珮鈺很願意和別人分享。很多畫廊簽約後就想要綁住藝術家,但珮鈺會想辦法把他認為好的藝術家推出去,他會期待在這個過程裡讓藝術家有不同的進程跟發展。

林珮鈺: 合作不必然帶來失血,只要把規則訂清楚,條件、期限都談好,資源是可以共享的。更重要的是,畫廊間的合作可以把台灣藝術家推往國際,雖然不比博覽會耀眼,但這是更經濟有效的方式。台灣藝術在國際上長期處於弱勢,這個狀態再延續下去是很危險的,我沒有理由拒絕嘗試合作。現階段的目標,就是盡力推廣藝術家,當藝術家在國際上有了能見度,畫廊和市場就會跟著連動。這是一個很長遠的計劃,做起來也是吃力不討好,但只要我們繼續在做,別人能認出一兩個來自台灣的藝術家,那就是有所幫助,開始做總比原地踏步好。

 

 

就在「時區」十週年特別計劃第二檔展覽〈陳松志:無法專心的煙〉

展期|5.19-6.16

地點|就在藝術空間

更多資訊|https://www.projectfulfill.com/exhibition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