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資限定!Art Taipei 2018

小資限定!Art Taipei 2018

 

2018年ART TAIPEI,在豔陽高照的週四午後隆重開幕。此次主題為「無形的美術館」,展區間涵納4個特展區,包括「共振˙迴圈—臺灣戰後美術」、科技特展「The Enigmatic Museum」、「『開˙窗』藏家錄像藝術收藏展」、「MIT新人推薦特區」,同時展出台北當代藝術館、毓繡美術館、鳳甲美術館及有章藝術博物館等4間博物館典藏展品。

開幕當天,Art Taipei編輯團隊也到了現場一睹開幕風采,同時蒐羅現場定價低於2500美金的優質作品,製作單集「小資限定 作品推薦企劃」。採訪時,眼見許多作品都已標上紅點,可見買氣極旺,競爭激烈。心有所屬的讀者,不妨早點抽空到現場看看,預購從速,以免向隅。

 

+小資限定 作品推薦企劃+

1, 陳漢聲 〈共生苗-土壤與時間〉 @伊日藝術

臺灣藝術家陳漢聲,此次展出作品以「The Last Farm Boy」為題,透過聲音裝置作品,講述爺爺作為最後一代農田子弟的故事。新作〈共生苗-土壤與時間〉中,陳漢聲挖掘兒時在高雄大社生活時所見的鄉間景觀,延續以往作品風格,以秧苗象徵農村,同時以金屬材質指向大社鄉間林立的石油廠房。作品通電後,秧苗鏗鏘響動,造起觀者對鄉間風景的想像。

陳漢聲 〈共生苗-土壤與時間〉 @伊日藝術

 

2,金鋒 「投影雕塑系列」 @不同藝見藝術中心 

中國藝術家金鋒,長期旅居於舊金山,早期風格受到西方雕塑影響,後期逐漸發展為金屬絲線賦形。金鋒擅長以材質剛硬的鐵絲創造出靈動柔美的線條。此次展出知名的「投影雕塑系列」,便是用鐵絲揉塑出真人模特兒的體態,以材質的堅硬與形體的婉約相對應。搭配作品附贈的打光座,雕塑投影出的光暈幻影,帶有一絲東方韻味。

金鋒 「投影雕塑系列」 @不同藝見藝術中心

 

3, 樋口新〈White Chameleon〉 @YOD畫廊

日本新銳藝術家樋口新(Arata Higuchi),此次隨著畫廊團隊一同來到台灣。樋口的變色龍系列揉合了浮世繪濃烈的色彩和深色輪廓線。此次展出的新作背景中加上了大面積的金色塗料,為畫面添上了一股濃濃的日式風情。樋口新表示,人們一般認為變色龍會隨著環境改變身體顏色,其實變色龍外表的顏色是隨著心情而變的。而他選擇以變色龍為主題,便是希望透過畫面將多變的心情傳達給更多人。

樋口新〈White Chameleon〉 @YOD畫廊

 

4, 金大峴 「Mind Like Fire」系列 @藝途畫廊

韓國藝術家金大峴,又名moonassi(無我)。金大峴的作品概念多源自東方哲學,常有人在他的作品中指認出佛祖的五官及形象。此次展出的作品系列「Mind Like Fire」,金大峴以現代社會的戀愛觀為題,畫出現代人在情愛關係中的糾結,與其急欲尋求平衡的迷亂感受。

金大峴 「Mind Like Fire」系列 @藝途畫廊

 

5, Nik M Shazmie〈Virgin〉 @G13 gallery

來自馬來西亞的G13 gallery,此次帶來三位藝術家作品,其中藝術家Nik M Shazmie的作品以狂亂拼貼的人臉著稱。藝術家表示,他畫中的不同人臉都指向同一個體,只是他畫出了人在不同場合中所展現的相異面貌。作品〈Virgin〉便反映了馬來西亞當前社會現象,畫面中父親為了守護女兒的童貞,建立起一座保護傘,試圖將女兒與屋外的匪徒阻隔開來。

Nik M Shazmie〈Virgin〉 @G13 gallery

 

6,寺澤伸彥〈Arrive from Silver〉 @伊日藝術

日本藝術家寺澤伸彥(Nobuhiko Terasawa),透過筆畫及線條粗細的掌握,以手繪的方式創造出奇異的視覺效果。遠遠望去,畫中彷彿會出現一張似曾相似的臉孔。寺澤伸彥非常喜歡在作品中放入古典繪畫,有些是名畫,有些則是較不知名的作品。而融合古典繪畫後,寺澤卻又會以不同筆觸試圖打亂原作的節奏,作為一種童趣的表徵。

寺澤伸彥〈Arrive from Silver〉 @伊日藝術

 

7, 原田武〈Lizard and Memo Pad〉@Gallery Seek

日本藝術家原田武(Takeshi Harada),從小在愛知縣鄉間長大,非常喜愛觀察路上的小動物與昆蟲。據他所言,「就算是看到一列螞蟻大軍,也會感到很驚奇而沉浸其中」。為了保留兒時與動物們在鄉間巧遇的悸動,原田武將各種各樣的動物做成金屬,放入作品中,與各種現代社會的生活物件並置。

原田武〈Lizard and Memo Pad〉 @Gallery Seek

8,詹喻帆 新版畫系列 @青雲畫廊

台灣藝術家詹喻帆此次展出的六組件絹印版畫,延續了一貫的超現實風格,將古典名畫中的主角代換成性格鮮明的動物們。其中,「戴著珍珠耳環的少女」成了「戴珍珠耳環的鸚鵡少女」,而原先帶有可怖氛圍的「大衛手提歌利亞的頭」,大衛成了兔子,而歌利亞的頭變成了玩偶兔,以幽默詼諧的方式重新詮釋了經典畫作。

詹喻帆 新版畫系列 @青雲畫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