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st Map|藝術家呂英菖-非洲部落藝術收藏狂人

Artist Map|藝術家呂英菖-非洲部落藝術收藏狂人

 

我喜歡跟你們凝望,從你們眼裡我看到了另外的宇宙。

 

 

呂英菖,綽號小巴,當代藝術家,小巴廊空間創辨人。1979年出生於台北,復興美工繪畫組畢業後,至米蘭NABA藝術學院修讀視覺藝術。自米蘭返國後,呂英菖持續創作,許願池及花園系列皆是近年令人印象深刻的創作脈絡。除了藝術家的身份之外,小巴是擁有二十年資歷的非洲部落藝術收藏者,更在十年前投入非洲部落藝術的推廣工作,在台北開設了專門推廣非洲部落藝術的展覽空間 – 小巴廊。

 

小巴的非洲藝術地圖

隨著非洲經濟起飛的腳步,非洲部落藝術市場也在近幾年受到越來越多注目。而坐落於建國高架橋下的小巴廊,則是國內部落藝術的推廣基地。小巴廊的創辨人呂英菖,在17歲首次接觸部落藝術後,對於這帶有濃厚異國情調的文物便產生了興趣。儘管當時還是學生,呂英菖仍設法地在有限資源內,盡可能地了解非洲部落藝術。

自義大利留學歸國後,呂英菖以綽號小巴為名,開設小巴廊展覽空間,以主題式的角度梳理非洲部落藝術,另外也結合當代藝術來產生新的對話語彙。一路上殷殷切切地收藏、研究、推廣,至今已逾二十年。二十年間,部落藝術在台灣的知名度的確有所增長,但與之相關的疑問也隨之而起。部落藝術和工藝品之間的差別何在? 部落藝術是文物還是藝術品? 而部落藝術的出色與否又該如何衡量? 此次訪問,透過小巴的講解,我們將一窺非洲部落藝術的神秘光采。

 

Q1 您從何時開始收藏非洲部落藝術? 為什麼會對非洲藝術感興趣?

小巴:第一次接觸非洲部落藝術,是17歲去逛世貿博覽會的時候。我記得有個攤位(大非洲),裡面擺了很多鴕鳥蛋、工藝雕刻和烏木寶石,牆上掛著幾個非洲部落收集來的面具,就是黑黑髒髒的樣子,但我一看到就被吸引了。因為我是和爸爸去逛,爸爸嘛,總是會想在某些時候特別展現氣度,他看我一直盯著看,就問我:「你有喜歡嗎﹖」我點點頭,他看著我的眼睛,然後他說:「那你選幾個吧!」後來我挑了三個面具,並與老板留下聯絡方式。回家後我將它們掛在房間的牆上,每天看著它們,愈看愈著迷,也愈想更深入了解非洲藝術。當時經營非洲藝術的藝廊寥寥可數,那時候我也在工作,我都會趁著外出送貨,繞到大非洲去找老闆娘聊天,跟她聊各種與部落藝術有關的事。每次他們有進新貨櫃,我也會自動幫忙卸貨拆貨,有種尋寶的感覺。其實那種喜歡是很莫名的,當時我對非洲沒有任何地理概念,也不清楚這些作品的意義、功能或來由,但我看到它就是有感覺,自然而然的迷戀上了。

2006年到義大利讀書時,我很興奮,心想歐洲一定有很多非洲的東西。我出發前就把想找的作品都整理好,拍起來存在手機裡。到了義大利之後,有次我在跳蚤市場碰到一個黑人,我就拿手機裡存的照片問他:「你有沒有這個﹖」他點點頭說有,說要帶我去看。我就直接上了他的車,開到一個很遠的倉庫。沒想到倉門打開後,一整個倉庫裡,竟然沒有一件東西是我要找的!裡面擺的都是工藝品。那時心理上的失落感很大,一直到現在印象都很深刻。

那次事情發生之後,我才明白好的物件需要透過更專業的管道,於是開始在當地結識一些古董商,委託他們幫忙找我要的作品。在歐洲的經歷對我很有幫助,無論是鑑賞力的提升或如何與古董商周璇,讓他們願意把好的東西留給我,當然我的收藏也越來越豐富品質越來越好。其實人在蒐集某種東西的時候,並不會發現自己很喜歡它,只會知道自己很想擁有它。你會有一種急迫感,催動你一直想去找。就像很想得到某樣東西的時候,晚上會睡不著覺一樣,會一直去思考要怎麼樣才能得到它。當時我就是被這種感覺鼓動著,開始了我的二十年收藏之路。

小巴工作室。

 

Q2 從一開始對非洲部落藝術產生興趣,到後來開始大量收藏,您是在什麼樣的契機下開啟了對非洲部落藝術的研究?

小巴:其實我不是一個知識型的人,我不會因為很喜歡某樣東西,就去閱讀很多相關知識,我喜歡很單純地去享受欣賞它、觀察作品的一切。所以我在這方面的研究,並沒有受到某個決定性的事件或時間點影響,而是長時間從收藏過程理解累積而來的。

我對部落藝術的研究,很難以幾個句子完整表達。因為我喜歡的作品類型跨度太廣了,我不只喜歡面具,也喜歡雕像、雜項等。非洲部落藝術有很多範疇,而我喜歡的幾乎囊括全部。我看得很廣,蒐集的物件很多,在四處蒐集找尋的過程裡,自然而然會吸收一些資訊。但基本上,我的研究還是奠基於物件造型的直覺性。比方說,非洲有一百多個部落,每個部落都有各自承襲的風格,這對我而言就像是一百個藝術家,縱使在年代變遷中,外觀造型有了變化,我還是可以從物件風格或細節辨識出它所屬的部落。

非洲部落文化是一個非常深奧的領域,曾經有個國際研究機構去馬利做考察,田野調查駐村10年可是他們所能了解的還是非常的有限。要想了解很深入,需要大量的研究跟消化,但那不是我關注的重點。我喜歡從物件的造型感受它的創造性、美感,或是力量。如果要對非洲部落藝術做一個全盤的考究,那對我而言,比較接近人類學領域。除了剛提到的一百多個部落,各部落之中又分成好幾個區域。此外,除了地域性考量,非洲部落文化有很大一部分保存在口述歷史中,不同耆老所講述的可能是不同的記憶與知識,又會再依此創造出不同的神話。如此盤根錯節下來,就形成了非常複雜的文化系統。

小巴工作室。
呂英菖,躺在夏天的花園裡,壓克力.麻布,150 x 220cm,2016

Q3 非洲部落藝術和非洲當代藝術之間的區別為何?

小巴:首先我要強調,非洲部落藝術的專名應該是「非洲傳統藝術」。但因為台灣人對於「傳統藝術」這個詞有既定印象,所以我用「非洲部落藝術」概稱。講到部落,我們會很自然地想到它是群居、可移動的,所以相對而言,部落是比較容易理解、區分的說法。但在國外,部落這個字帶有貶義,是不太使用的。

我會以創作動機和目的來區分非洲傳統藝術和當代藝術,創作年代是無法區別這兩者的。非洲現代化進程較晚,即便有外來文化進入,還是有非常多地區維持著原始樣貌,所以即便是現在,在非洲還是可以看到部落藝術,只是好作品相對較少。

現在剛好是非洲經濟起飛的時候,非洲的當代藝術開始受到重視。早期的非洲當代藝術是非常敘事性的,他們創作就是為了要講故事,講白人如何在非洲牟利剝削,揭發社會裡不公義的事。所以這些作品都很白話,有些還會直接寫上文字,就像海報一樣。比較晚近的作品則有所變化,我記得有一件近期的作品,是用寶特瓶蓋拼湊起來的,基本上和我們現在熟悉的當代藝術手法是很相似的。

和當代藝術相比,非洲部落藝術的目的性就很強烈。傳統非洲部落裡沒有「藝術」這個字眼,他們所有的物件都有其目的、有其功能。像是面具是為了舉辦慶典,雕像是為祈求守護。這就是非洲傳統藝術,它是依據部落生活需求而被創造出來的物件,這也是我著迷於部落藝術的原因之一。當代藝術是很聚焦在個人的,不論是個人情緒或是個人經驗,但非洲傳統藝術是和一個族群緊密連結在一起的。當你去想像這個作品的儀式性、神聖性,它原來的功用以及它的造型連結,你會發現它具有非常浩大的力量。

小巴工作室。
呂英菖,許願池的世界裡,油彩、畫布,270x160cm,2016

Q4 您如何定義部落藝術? 部落藝術和工藝品之間如何的區別? 全世界有好幾處部落都有發展出部落藝術,您為何獨鍾非洲部落藝術?

小巴:你要問我如何定義部落藝術喔,當然就是用眼睛看啊!就像剛才說的,非洲部落沒有「藝術」這個字,人們之所以賦予這些物件「藝術」這兩個字,是因為當物件的美感到達某個程度,它就會成為一件藝術品。所以一個物件要成為部落藝術,需要有人去評判它的美感,鑑賞家就是扮演著這個角色。比方說,你需要從一張椅凳的風化狀態和形式,判斷它是確實來自於非洲的部落,或是是為了要賣給外國人而做出來的,就是所謂的工藝品。

當然,要培養眼力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增加鑑賞能力最快的方法是大量看作品,但因為部落藝術本身類目龐雜,要培養在這個領域的鑑賞能力,也就更加困難。之前有一位佳士得拍賣的從業員做過分析,其實近幾年非洲部落藝術的銷售成長非常快,但銷售數字還是不能跟現代藝術、當代藝術相比,那位從業員分析的結論是,會造成這樣的現象,就是因為部落藝術的美感鑑定太抽象、太過困難。

但即便是這樣,在判別物件上我還是有一套心法,可以跟大家分享。我在蒐集作品的時候,會先以物件類目區分,以單一類目為單位做研究,例如面具、雕像、雜項等。在這之下可以再以顏色分類,有些特定顏色是有涵義的,像是白色的面具大多是一個體系的。另外也可以用風格區分,也就是部落,同個區域因著共同的信仰、神話、習慣,自然而然會有既定的風格顯現在作品中。

我也有收藏過一些其它地區的部落藝術,但最吸引我的始終是非洲部落藝術。全世界有這麼多部落藝術,但沒有任何一個和非洲部落藝術一樣擁有那麼強大的創造力。例如紐西蘭部落的雕刻很細緻繁複,但它的變化性與創造性還是比較單向的。在非洲,同一個部落裡的同一個題材,他們可以用千變萬化的造型去詮釋,它的彈性很大,創造力非常驚人,這是跟其它地區的部落藝術不同處。

小巴與我們分享非洲藝術的迷人細節。

Q5 您收藏非洲部落藝術已逾二十年,您區分優秀作品的判准為何? 您認為市場價值可以用來衡量一件作品的優劣嗎?

小巴:會吸引我的作品主要有兩種,一種是古老且造型獨特的,另一種則是近代作品,但造型同樣具有創造力,沒有臨摹的痕跡。在各大拍賣會的畫冊上,部落藝術作品都不會標註創作年份,只會寫上收藏年代、部落區域,以及這個物件原來的功用。

部落作品要劃出一個確切時間點很困難,因為部落藝術在原生部落裡的作用是生活用品,他們不會去在意十年、三十年的差別。但我可以從外觀判讀出各部落的風格。當然,物件的新舊可以從外觀造型的風化狀況和使用痕跡判斷,仿古的問題也可以依據物件的細緻程度來判讀,另外造型特徵也能推斷這個物件是在哪個年代之後創作的,比方說早期非洲椅凳沒有扶手,是後來受到歐洲文化影響,才開始製作有扶手的椅子型式。

另外,非洲藝術也不像傳統中國藝術,它沒有斷代風格。除非是以科學方式鑑定,否則很難從物件的外觀上斷定年代。在非洲,雕刻師都是各自獨立的,各自在部落所承襲的風格中變換造型,並不會因為都是某個時間區段裡的創作,所以雕刻出來的帽子尺寸都偏小。就算是同一時期,雕刻師做出來的帽子也是尺寸各異,有人雕得特別大,也會有人做得特別長,所以很難整理出一個斷代的風格。

現在部落藝術拍賣市場的狀況是好的,作品的價值是可以反映在成交價格上。最近我有看到一個蘇富比的拍賣紀錄,有一個出色的力加族護照面具拍了一億三千萬台幣,其實如果要更深入的探討這個價格,牽扯到的點會更多,除了這件作品出色的藝術造型外,之前所擁有的人,即所謂的“收藏血統”,或展覽或收入於書內的經歷等等。一億三千萬台幣是一個很漂亮的價格,但不是一個不可思議的價格,我覺得很棒,但我也相信未來一定會更好。

LEGA IVORY MASK, DEMOCRATIC REPUBLIC OF THE CONGO. 圖片來源:https://www.sothebys.com

 

Q6 這麼多非洲部落藝術裡面,您最鍾愛哪些部落的作品?它們來自於何處?請於我們分享您的部落藝術地圖。

男性雕像. 象牙海岸,Baule. H:49,W:13. 木,礦物色料,纖維

 

預言鳥雕像. 布吉納法索,Lobi. H:58,W:20. 木,礦物色料

 

魔法人雕像.剛果, Songye. H:48,W:16. 木,獸角,金屬,纖維,礦物色料

 

雙人雕像. 剛果,Lega. H:33,W:20. 木,礦物色料

 

母與子雕像. 剛果,Congo.H:28,W:10. 木,玻璃,礦物色料

 

魔法人雕像. 剛果, Congo.H:55,W:19. 木,鐵,玻璃,纖維,礦物色料

女性雕像. 馬利, Dogon. H:15,W:4. 鐵,礦物色料

 

夫妻雕像.布吉納法索,Lobi. H:8,W:4. 獸骨,皮革,礦物色料

 

後記

此次訪問,ArtTaiwan編輯團隊來到小巴的工作室,現場除了正在進行創作的作品外,也擺滿了各式各樣的非洲藝術收藏。在訪問接近尾聲時,小巴聊到一件他曾經非常喜歡的作品。那是一對象牙海岸包勒族夫妻銅雕像,是他在維也納旅行時,偶然在一間精工工作室的櫥窗裡看到的。即便不擅英文,小巴還是上前叩門,想出價把銅雕買下。沒想到裡頭走出來的人三番兩次地拒絕,最後還直接關上門,只留下一句「錢是你的,東西是我的」,狠狠地把他拒在門外。直到過了這麼多年,小巴仍清楚地記得那對銅雕的模樣,這是遇見好作品時的激動難耐。

二十年來的收藏之路,他遇見為數不少的好作品,為這條路添上不少辛香調料,但同時收藏之路也是孤獨的。「收藏這條路,就像創作一樣,它是很孤獨的,尤其是非洲藝術。」但小巴還是信誓旦旦地告訴我們:「我會證明我的眼光跟世界是可以連結的」。我們也期待著,在小巴的推廣下,有更多人能夠親近、進而認識非洲部落藝術。

訪問現場。小巴正為我們介紹象牙海岸的丹族面具。
呂英菖,銀河裡的池,油彩、壓克力、畫布,270x160cm,2016

 

編輯採訪|吳甯訢

文字整理|李頤欣

攝影|Sam

圖片來源|

藝術家提供,ArtTaiwan編輯團隊攝影
標頭圖片:王建揚,《國王的新衣》,噴墨輸出藝術相紙,110 x 148 cm,2013

 

更多作品|

小巴個人網站|https://luyingchang.com/

小巴廊官網|http://44artgaller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