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家|賴威宇|QA project #4:卡通人物

藝術家|賴威宇|QA project #4:卡通人物

 

藝術家|賴威宇|QA project #4:卡通人物

 

賴威宇,1989年生,畢業於臺灣藝術大學美術研究所。擅長以壓克力、油畫、炭筆等進行創作。作品採用像是攝影的構圖,再以柔焦般的筆觸處理人事物的輪廓與光影。除此之外,他更擬仿動漫、電影的海報形式,創造一種異質世界的拼貼與自我敘事框架。賴威宇的技法賦予傳統媒材新意,他同時也嘗試複合媒材、錄像等創作,展現多元的創作面向與表現形式。


 

請您試著以一個句子形容自己

A:「我覺得我超棒的,跟世界上的所有人一樣棒!」

 

Q1 如果您是一個卡通人物,您覺得您會是誰?為什麼?

A:手塚治虫經典漫畫:火之鳥裡面的大鼻子男子,猿田。

火之鳥這部作品引用了許多的日本神話故事、世界文學經典,結合科幻故事的篇章來討論生死輪迴的宇宙觀,超讚的。

而裡面這位大鼻子男猿田在火之鳥的劇情中伴隨著每個輪迴轉世,有著非常多的名字、身份。 他在某個前世裡,為了自己所愛的女人而殺人,被火之鳥懲罰,於是他的鼻子長滿了爛瘡,變得又腫又大,醜陋無比,並且在所有輪迴轉世中都將永遠帶著這個罪惡的記號,永遠在宇宙中漂泊,不會有人愛他。 在某個轉世中,他是個世界末日後孤獨活著的科學家猿田博士,想培育出曾經活在地球上的物種,卻永遠沒有成功。 他也曾經是日本神話人物猿田彥,也是日本『天狗』的原型。 在奈良時代,他是個惡名昭彰的大強盜,被良弁僧正感化後,成為雕刻佛像的佛師,在經歷許多苦痛後悟了道。最後卻因為曾經是強盜的過去,被朝廷砍斷雙手,放逐在深山裡。 有時他也在某些篇章中只出現了一下,並且就像路人般的死掉了。

其實我覺得不只是我,這世界上的任何人都是猿田。

圖片來源:https://goo.gl/E5Yt8Y

 

Q2 這個卡通人物的人格特質,在您作品的發想、發展和最後完成的樣貌,有什麼樣的影響?

A:我的繪畫作品中常常描繪一些看起來像是在受苦或是奔逃的人,有時候我會將不同的時空元素拼貼在一起,就像大世界中的小世界,以及來自不同世界、次元的人物,在畫面中互相傷害、逃亡。畫中每個人都背負著彼此的罪惡,在這個混沌的世界中被放逐、流亡。在我畫作中的所有人都像是猿田。 而我自己的創作與生活方式也時常改變,有時候我畫畫,有時我做行為藝術或錄像作品,也做音樂。 還有許多我正在嘗試的、新的體驗、新的認知,讓我可以更認識自己。 我想,猿田在不同輪迴轉世中的不同身份、故事,交織出了我對猿田的深刻認識,大概也是這種情況吧。

賴威宇,《是大魔王It’s the Final Boss!》,2015年,壓克力彩、畫布,194x259cm。(圖片來源:藝術家提供)

 

Q3 談談您現在正在發展的作品(或忙些什麼事情)?

A:我想分享最近正在思考並有可能成為作品的事情,這個發想依然跟bob ross有關,如果作品順利完成,將會是我繼『city painter』後,第二個與bob ross有關的作品。 小時候喜歡看電視上播放的bob ross油畫教學,看著bob ross以及站立在他眼前的畫布,聽著bob ross大力調色所發出的聲音, 說bob ross是我對於『畫家』概念的啟蒙也不為過。 於是小時候我就常常模仿bob ross,當一個『畫家』。 最近我在家中找到小時候的積木桶,積木桶的蓋子上全被色鉛筆塗得亂七八糟,原來是小時候的我把這個蓋子當作調色盤,並拿色鉛筆當畫筆在上面亂塗,假裝在調色,並用力地用色鉛筆敲擊調色盤發出『喀喀喀』的聲音,就像bob ross那樣。 這讓我覺得很有趣,小時候的我藉由『聲音』來成為一個畫家,聽起來蠻蠢的, 但現在的我又是藉由什麼來成為一個『畫家』呢? 大家又是以什麼方式來成為什麼呢? 或者說,是不是其實我們與小時候並無差異,現在也只是用著另一種方式愚蠢呢?

Robert Norman Ross(1942-1995)
圖片來源:https://goo.gl/h6c5mn

 

Q4 想像您的作品是一部漫畫,請問您覺得和哪一部作品最相似?為什麼?

A:我覺得可能會像『守護者 watch man』,這部漫畫也有被拍成電影,故事背景設定在蘇美冷戰、古巴危機時期,內容描述一群退休的超級英雄,其中有依舊伸張自己認為的『正義』的人,有想隱居過平凡生活的人,也有看破一切真相,覺得世界的運作其實只是場鬧劇的人,還有成為大企業老闆的高智商份子。而這個英雄團隊中只有一位英雄有超能力:曼哈頓博士。他可以讓分解所以的物質、操空所有原子、控制時間、不死之身,甚至創造生命,也因此他不再是個人類,更像是個神,他也越來越不理解人類。 而其中有位英雄設計了一場騙局,成功的使用曼哈頓博士的力量,破壞了地球上所有的主要國家城市。 曼哈頓博士成為了全世界的敵人,全世界都團結起來,共同討伐曼哈對博士,頓時,世界和平了,曼哈頓博士從此離開了地球,一個人待在火星上。

在我的作品中,畫裡的人物瘋狂逃命,傷痕累累,而我刻意不交代清楚人們奔逃的原因、恐慌的來源。 畫中未曾謀面的人們共同面對著這些恐懼,一起奔逃,準備招架這個即將而來的災難,或許也是個圓滿且公平的結局。 對我來說世界末日就像狂歡派對,末日時所有人都面對死亡,在死亡面前人人平等,,沒有社會地位階級的區分,奔逃的人群就像派對裡狂歡的人們沈浸在激烈的聲光效果中,有如高潮一般。

圖片來源:https://goo.gl/tDxFc5

 

Q5 最後,如果可以,您想成為那一個卡通人物?為什麼?

A:迪士尼卡通裡的布魯托,而且也是基於某種非常憤慨的理由! 布魯托用極度奇異的方式成為一條寵物狗,而且是確確實實的一條寵物狗。 想想看,在迪士尼卡通中,米老鼠是老鼠,唐老鴨是鴨子,高飛是條狗…., 這卡通裡的角色都是披著動物外表的『人類』,他們有人類的情緒,喜怒哀樂。 而布魯托的人類情緒其實一點都不少於他們,但是,即便布魯托如此努力的呈現這些人類的情感,他卻終究是米老鼠的寵物。 有人問我說:海綿寶寶裡的小蝸,也是被其他動物飼養的寵物,與布魯托有何不同呢? 先不說小蝸有沒有像布魯托那樣展現出如此強烈的人類情感與智商,但在海綿寶寶劇情中並沒有出現蝸牛養蝸牛的情節,反觀高飛可是常跟布魯托一起出現呢! 一般來說,在其他卡通中的寵物角色,例如蠟筆小新的小白、國分果林養的豬、倉田紗南的白蝙蝠、查理布朗的史奴比、老姜的加菲貓等等……..這些都是人類(這裡指的是真正的人類)養的寵物,是理所當然的,這些寵物也因為擁有人類情感與智商,所以對觀者來說他們在劇中擁有與人類角色相同的份量。 而布魯托並非如此,當高飛狗用雙腳行走並使用靈長類的雙手拿刀叉吃牛排時,布魯托還在四腳站立並抬後腿尿尿,吃狗盆裡的乾糧。也就是說,布魯托在迪士尼卡通中的狀態,就好比是人類社會中,被其他人類當作寵物圈養的人類,這點非常諷刺。

至於我為什麼想成為布魯托呢?因為我為布魯托打抱不平。 若我是布魯托,我肯定先狠咬高飛,作為翻轉階級的第一步。

圖片來源:https://goo.gl/GQDFP4

 

賴威宇,《啟蒙老師II-Mentoring-Teacher-II》,50×61cm,壓克力彩、畫布,2016 (圖片來源:伊日藝術網站)

 

賴威宇,《評分表-Score-Chart》,27×35cm,壓克力彩、畫布,2016(圖片來源:伊日藝術網站)

 

賴威宇,《一帆風順》,53x65cm,壓克力彩、炭筆、畫布,2016(圖片來源:伊日藝術網站)

更多作品:

YIRI ARTS 伊日藝術| Lai Wei-Yu
http://yiriarts.com.tw/represented-artists/lai-wei-yu

藝術家 Facebook 
https://goo.gl/zLuZr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