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家|李政勳|QA project #2:夥伴

藝術家|李政勳|QA project #2:夥伴

 

藝術家|李政勳|QA project #2:夥伴

 

李政勳出生於台北,畢業於國立台北教育大學藝術與造型設計研究所藝術創作組,曾到日本東京3331藝術村駐村,並持續在國內北中南參與聯展與個展。「如何在視網膜上調色」,這是李政勳不停的反思與問題意識。李政勳從2006年起,對抽象繪畫形式進行各種嘗試。透過反覆的畫、貼、撕,及採用機械性、序列的方式交錯安排作品中的點、線、面,畫面充斥重疊、殘影的效果。除了作品上媒材的堆疊,創作過程中藝術家本身技法的變因,以及每一個勞動也成了作品的一部份,加上週遭環境溫度、濕度的不確定性,使作品呈現多樣的面貌。


 

 

請您試著以一個句子形容自己

A: 敏感,無可救藥的樂觀浪漫主義者。

 

Q1請問您創作時最好的夥伴是誰?

A:我認為我創作中最好的夥伴應該是紙膠帶(笑),一直以來我的創作都是以膠帶為工具,黏貼於畫布上,平塗完顏料再撕除,如此反覆數次,所以膠帶也成為我創作中不可或缺的一環,紙膠帶,是我創作中最好的夥伴。

圖片來源:藝術家提供

 

Q2您創作時跟創作夥伴會如何互動?

A:我會在每天開始創作前,以感恩的心拿起膠帶開始工作,然後到了要撕除膠帶的時刻,總是一個非常舒壓的過程,我會一口氣把所有的膠帶全部撕除,也像是把每天生活的不順也一起帶走,然後我會把用過的膠帶收集起來(如同圖片所示)那是一個我繪畫過程的收集,也是我記錄時間的一種方式。

 

Q3創作夥伴對於您的創作有什麼幫助?

A:因為我的作品需要許多層的堆疊,也就是我要畫出需多的線條來堆疊,所以當初在思考該如何做出這樣的作品時,膠帶就成為最好的選擇。而膠帶也是考驗我的眼力和手感的工具,能夠在不依靠任何工具的情況下貼出一條一條筆直的線。最特別是,膠帶和畫布之間會有極細的縫隙,所以我可以透過調整顏料的濃稠度,去製造出邊緣暈染的效果,那暗示了手感的溫度,也是繪畫性的表現,那些隨機造成的效果讓我非常著迷。

 

Q4 您和創作夥伴的特別故事是什麼?

A:我想到最開始在選擇膠帶作為我的夥伴時,我曾經測試了很多不同牌子的膠帶,想看看效果如何,其中我發現到真的落差非常大,最後選擇了NITTO的紙膠帶,作為我創作中的夥伴,它的效果最不錯,而在2012年我有機會到東京駐村時,去當地的美術社(世界堂)發現有非常多種NITTO出的紙膠帶,各種寬度都有,那時候就像發現新大陸的哥倫布,非常非常開心!!帶了一大堆回台灣,好像跟一般人去日本玩帶回來的東西不太一樣(笑)。

 

Q5 請問在您的創作脈絡中,是否有和夥伴有關的作品呢?

A:在我的創作脈絡中,每一件作品都需要用到膠帶,所以似乎每件作品都跟夥伴有關哈哈。我想介紹的是今年的作品,「The Day Will Come Again」這件作品,是一個新的嘗試,三件畫布所組成的繪畫,藉由如同山脈起伏的層次來串連,而不同的層次我必須分開來處理,所以前後耗費了半年的時間來製作,而膠帶的部分也耗費了非常多,是一個有點自虐的過程,但成果是我非常滿意的。

李政勳 The Day Will Come Again 27, 2016~2017, 270 x 110 x 5 cm|圖片來源:藝術家提供

 

李政勳 The Day Will Come Again 27(局部2) 2016~2017|圖片來源:藝術家提供

 

李政勳 The Day Will Come Again 27(局部3)2016~2017

 

更多作品:

個人網站 :  https://www.lichenghsun.com/

Facebook : https://www.facebook.com/li.chenghs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