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物有詩|02.27–03.18|靜慮藝廊

齊物有詩|02.27–03.18|靜慮藝廊

 

齊物有詩

展期|02.27–03.18
地點|靜慮藝廊
藝術家|賴新龍、謝牧岐、林怡君

更多訊息| www.jingluart.com


「如果沒有詩,吻只是碰觸,畫只是顏料,酒只是有毒的水。」——〈有詩〉王鼎鈞

2018年開春抽象聯展,靜慮藝廊很榮幸邀請到賴新龍、謝牧岐、林怡君等三位藝術家,在具有時間、速度、及身體行為動作的繪畫痕跡裡進行真實與虛幻的對話,展開一場詩情畫意的視覺饗宴。

—— 物無非彼,物無非是,破出一個完整的神話世界 ——

身為「悍圖社」的一員,賴新龍是個擁有多重身分的藝術家,也是台灣公共藝術理論與創作的開路先鋒之一。賴新龍說:「在生活中不能停止創作。」近年的沈潛與滋養,生活反饋在創作表現上,使用自動技法與對摺方式,畫布色彩意外呈現有如心理學的羅夏克墨漬測驗題(Rorschachinkblot test),更如不可名狀的未知生命體。再仿效昆蟲的複眼觀看,採完形心理學的相互填補,讓看似對稱的組成躍上背景,展現如蝴蝶翅膀般的繽紛燦爛。夏日的黃、薔薇的紅、海洋的藍,此〈夢蝶〉系列引自〈莊子.齊物〉:「昔者莊周夢爲蝴蝶,栩栩然蝴蝶也,自喻適志與!不知周也。俄然覺,則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夢爲蝴蝶與,蝴蝶之夢爲周與?周與蝴蝶,則必有分矣。此之謂物化。」到底是莊周夢蝶,還是蝶夢莊周,「人如何認識真實」始終是備受討論的哲學思辨問題,而賴新龍透過釋放內能的創作揮灑,遊藝於虛實之間,與觀者一同不停止探索人生密語,朝「天地與我並生,萬物與我為一」的境界前進。

—— 就是這道光,重回登高的非現場寫生 ——

謝牧岐的創作包羅萬象,包括平面繪畫、行為藝術與錄像攝影等,而起點總是圍繞著「繪畫與繪者的關係」,甚至試圖將繪畫的「製作過程」,結合音樂與戲劇,以超潮流且幽默地表現手法來詮釋純藝術創作,例如代表作單頻道錄影《牧岐與繪畫》(2009)、《Master瑪斯特畫室》(2011)等。近年的繪畫常以山脈為主題,自2013年開始〈山脈寫生〉系列,本次展出最新的2018年作品。雖言之山脈寫生,並非於現場寫生,而是透過描繪自然山景的影像投影,再依照投影的光線,對山的形象進行描繪與再造,山脈的肌理如同一片扁平的皺折,透過機具產生的光線再生成繪畫痕跡。畫面中出現大量細碎的筆觸,刻劃的是光,而非敘事的場景,山形也成了圖像資訊的組合。對於謝牧岐,「以前畫圖,山往往只是背景,我把它挪到前景變成主角」。因為不斷自問「繪畫對我來說是什麼?」,於是謝牧岐活躍地透過不同方式及場域去介入繪畫過程,與傳統的繪畫脈絡產生出一種對視關係,進而討論繪者的身份問題。最終的作品透露了意志與技巧、直覺與控制、融入與突破等不斷拉扯的創作轉折,而這也正是繪畫過程中迷人之處。

—— 擷取片段、碎塊的記憶單曲,燒錄出美好瞬間的年光組曲 ——

「讓我們做一個『時間力』的視覺實驗」林怡君說。以油彩紀錄生活中的美好瞬間,在〈Wonderful Moment〉系列中,溫柔的感動裡乍見的是幾何的碎裂與堆疊,夾帶椅子、梯間等些許物件的訊息,再仔細瞧瞧,會發現時光在重疊、斷裂、去除、並置等運動過程中甩出新舊秩序,提供視覺切片實驗交錯的無限組合。繽紛的碎塊,顯示的是一種情感專注下的完整;不規則的分塊,每個皆是主體,彼此呼應共鳴。林怡君以時間剪輯的概念,打亂、重組、再造記憶,構築出另ㄧ個時間裡的空間,帶動起作品與觀者和反轉在創作身上三者間的共振流動力量。藉由繪畫喚醒存在感的物理意義和精神延伸,抽象表現手法只是一種手段,作品的時間性在增減行進之中,形成了個性化的身體溫度,那些半透明、不完整,與片斷性的無法言說或支離破碎,在無數的探索與投射之後,恰如其分地整合出如日式和紙般的精緻與典雅氛圍。

當莊子提出「齊物」,宇宙萬有平等,沒有現象的不同,人類如何解脫物理世界的束縛,達到真正無差別平等的道體,至今千言萬語恐怕都無法說分明。然而,藉由藝術家的主動性律動投入、敏銳觀察世間變化,再敞開心靈與己身及環境溝通交流,重塑演繹時間性與空間性,這樣的抽象繪畫精神彷彿站在一個道的高度,以道觀之,拋棄物我、彼此、是非的對立,詩意地實現忘我之自由與大自然共生共存。(文/周佩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