負け犬の大宝玉|03.10–05.13|國立臺灣美術館

負け犬の大宝玉|03.10–05.13|國立臺灣美術館

負け犬の大宝玉

展期 |03.10–05.13
地點|國立臺灣美術館 108展覽室
藝術家|鍾和憲

更多資訊|https://www.ntmofa.gov.tw/activitysoonlist_1036.html


創作自述/鍾和憲

在日本CAPCOM公司的遊戲「魔物獵人Monster Hunter」中,有一種只有極低機率能被玩家取得的珍貴素材:「古龍の大宝玉」(Lrg Elder Dragon Gem),遊戲裡是這麼描述它的:「經歷悠久歲月,產生於古龍體內的極端稀有大寶石。」對於遊戲中的獵人們,也就是玩家而言,是製作頂級裝備的重要素材,但對於古龍自身而言,這顆伴隨著相對於人類來說幾近永生的軀體,經年累月而成的礦物……只是顆結石吧?離開遊戲回到現實,身為一個算不上成功的人類,過去幾年輾轉於現實生活與藝術創作的過程中,我的體內搞不好也累積了些東西,只不過我也不怎麼確定,那東西對於正在看這段文字的你而言到底會是什麼?但沒關係,姑且就戲稱那是顆「負け犬の大宝玉」。

然而,就像遊戲裡必須擊殺強大的古龍,才有極低機率從其屍體中取得這塊礦物,我把這件作品的起始亦是最後一部分,鎖在展場中的保險箱裡,密碼你得花些心力從作品互動中尋找提示,並透過提示解謎才能得到。而至於,你想不想得到?能不能得到?對你而言是顆得來不易的寶玉?或者也只是顆無用的結石?蘊生它的時空是否殘留些許痕跡?是表層那依稀還帶點溫度,混濁黏膩的體液?是裂隙裡閃爍著,隱約隱約的光?是交錯碰撞襲進記憶深處的紛雜聲響?而在試圖取得的過程中,被侷限的視野隨著時間的流逝,是否錯過了些什麼?種種在於接收者與產出者之間的期待、認知與解讀的差異,種種的可能性,彷彿在眼前展開了一個空缺,像一道敞開的大門,一道使用我片段生命經歷為素材打造的大門,用以引誘想像穿越。想像是種本能,人類用以填補空缺,這種本能隨著知識與生命經歷的累積而消長,至多變得低落,但怎麼著都不會消失。總而言之,我所提供的僅僅是一個想像的過渡,過渡之後或許是無限可能,或許虛無,我不願也無能給予,一切任憑自由開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