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上的蜘蛛—陳敬元個展|12.2~12.30|伊通公園

船上的蜘蛛—陳敬元個展|12.2~12.30|伊通公園

 

船上的蜘蛛—陳敬元個展

展期12.2~12.30
開幕12.2   7:00pm
開幕表演|DJ KITrust (OVDS)
地點| 伊通公園 ITPARK
Co-Organizer| Glenfiddich Artists in Residence Programme

網站:http://www.itpark.com.tw/


 

船上的蜘蛛,從未意識到在海上漂浮航行的船
在老朽的船竿上結著網
從線與線之間所窺見的
是一片不斷流變的風景
網子是他的經緯,是牠試圖捕捉現實的工具
關於時間、事件、認同的各種測量
知覺與現實不斷來回辯證著

2017年對我來說是相當特別的一年,年初因為某些機緣,讓我對於在星象與科學之中,探討關於時間和空間維度的知識感到相當有興趣,也因此接觸了許多啟發這些研究的傳說、神話故事,這兩個領域雖然是不同的學科,然而都是源自於人對於意識及存在本質的探求。有時到伊通公園碰到嶠,一但開啟這些話題,常常都是徹夜暢談。也許是這個緣份,讓我有機會到格蘭菲迪駐村,這個座落在蘇格蘭的釀酒廠,一塊孕育著許多古老神話的土地。

到了格蘭菲迪酒廠,因為生活模式的改變,與藝術家之間的交流,另我慢慢沈澱過去思考過的一切。船上的蜘蛛,是我對於自身狀態的一則隱喻,但或許它也像一個腳本,不斷地在過去、當下、未來之間的時間中來回上演著。

Dufftown是一個非常接近自然的小鎮,鎮上只有幾間小餐館和些販售基本生活所需的小店,一到了夜裡便是一片寂靜,沒有太多的娛樂活動,對於習慣城市迅速、便利的我來說,維持生活所需的各種基本事務突然變得相當具體,日常變得非常簡單而且緩慢,買菜、料理三餐、泡澡、到附近的森林裡散步,變成我每天的例行公事。隨著心慢慢地沈澱下來,陽光、氣候和酒精的催化之下,感官漸漸的變得清晰而且專注,在這樣的狀態下,我開始慢慢的反芻和整理過去,接觸這些神秘學與科學所感知到的一些思緒和創作想法,也因為換了個環境,重新體會視覺與大腦意識之間奇妙的連結。

在駐村期間,我最喜歡在清晨跟黃昏時分到酒廠附近的古堡寫生,因為我深深覺得,來到格蘭菲迪卻不寫生實在是太浪費了!古堡面對一整片金黃色的麥田,每當起風時,酒廠傳來的香氣就會瀰漫到空氣當中,這時候的光線也讓古堡的一層層的石塊、植物的形狀及色彩變得格外的鮮明,似乎可以看見每個細節的結構和轉折,也發現許多我從未發現的色彩變化,忽然深刻地明白,存在於過往繪畫的各個時期對於光影色彩的追求,是如此地單純而近乎本能。

同期駐村的藝術家也不時會舉辦餐會,交流正在進行中的創作想法,閒聊之間,我和幾位藝術家不約而同提出對於「網(net)」的各種想像,上海藝術家用在市場裝食物的細網隨機壓印在繪有蘇格蘭格紋,很工業感冷色調線條的背景上,而來自澳洲的藝術家則是在白紙上鑿出無數細小的孔洞,呈現出若有似無輕薄的絲網。對我來說,網像是感知上的連結,有點像是數據上搜尋和攔截,然而我是透過很直覺的方式串連轉化這些可能存在於歷史文本、現實或是神話故事裡的文字與圖像,重新揉合出一個失去時間性(軸)的繪畫。在這些聊天過程中,讓我也很感興趣的一部分,是存在於各種迥異文化之中,總是可以找到許多相似的共通符號。印度藝術家在拜訪我的工作室時看到我正在進行的作品《Rabbit the time》,指出他過去也曾經做過兔子和月球之間關係的裝置作品,或許這只是巧合,但也讓我感受到這次駐村所遇到的人事物,似乎有一條線牽引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