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波浪─李俊賢個展 |10.29~12.3|絕對空間

海波浪─李俊賢個展 |10.29~12.3|絕對空間

 

海波浪─李俊賢個展

策展人:許遠達(台南應用科技大學美術系助理教授)

展期:2017 / 10 / 29 – 2017 /12 / 3

地點:絕對空間(台南市中西區民生路一段205巷11號)

開幕:2017 / 10 / 29(日)15:00

藝術家座談:2017 / 11 / 04(六)15:00

座談與談人:許遠達、蔣伯欣(國立臺南藝術大學藝術史學系專任助理教授)

網站:http://www.absoluteart.space/


台客的台灣海湧氣魅 ─ 海波浪-李俊賢個展

文 / 許遠達 台南應用科技大學美術系 助理教授

台語「海波浪」是海湧,也就是中文海浪的意思。在「海波浪─李俊賢個展」中,也就是藉著海波浪的名來講咱台灣四界的海景。台灣四面偎海,就行政區分來看,也只有一個南投縣沒有偎海,照理講應該對海很有感情、真有生活的經驗,或著是對著伊的歷史真有記憶才是。但是,事實上,在台灣這塊土地的發展的過程中,因為1945年二戰後來台的國民政府對於海岸出入的管理與禁絕,致使台灣人的海洋生活經驗、記憶漸漸消失,而且,對臺灣各族的歷史刻意地隱藏甚至抹除,致使著台灣各族的海洋文化沓沓仔消失,對海洋也逐漸地陌生。在海岸線還屬於軍事管制區時,相信大家攏有去海邊𨑨迌時,看到水泥告示牌上寫著海岸禁止攝影、拍照、寫生甚至是素描。就是在滿海岸碉堡崗哨的情形下,台灣各族一點一滴地失去了海洋的歷史與記憶,甚至在大中國的大陸型民族文化論述下,與海洋愈來愈無親。一直到1987年解嚴前後,政治鬆綁台灣人民才逐漸地探索自我與追尋族群文化,而關於海洋的歷史與記憶也才逐漸地恢復,台灣人民與海洋的關係才寬寬仔拾倒轉來。

台客頌

李俊賢,出世於台南麻豆,生長於北港溪邊的沙崙仔,在伊的創作中所走找的就是腳踏的實地文化,伊講在伊的創作中伊毋是要品味上的「美白、Armani或是LV的格調」,那是外國人的代誌。伊要追求的是實實在在本土在地的文化,追求著「豪快、熱帶、土地感、海洋、次文化…」完全沒有閃避。實在講,按呢的追求是一條主流之外的艱苦路線;但是在伊經過紐約反思自我文化價值,再經歷回國後1991年開始到2000年之間的「台灣計劃」,伊經過實地的走踏以及歷史文獻還有住民口述的對談交流之下,李俊賢深刻感受到伊要在伊的作品中建立「台灣感」,也就是伊要做一個「台到深處無怨尤」的「台客」,只要能夠深切地表現台灣的文化歷史特性,就能讓這位台客心情頌。李俊賢追求台味的雷達也就是伊出世故鄉的名—Mada 麻豆(眼睛),伊所看到的就是咱台灣的文化現象、歷史與價值。李俊賢的繪畫常常都不是單純景色的客觀描寫,也就是說他所表現的並不僅只於景色在畫布上的再現,而是閣較深入的表達著台灣複雜的歷史文化以及語言發展。語言,呈載了一個文化的歷史與記憶,也因此,伊的圖定定都有關於不同文化的語言拼合,這樣的拼合也表現著台灣複雜而多元的政治歷史發展,也展現著李俊賢作品的影像、符號、語言、形色線全面台味交織鬧熱滾滾的詮釋多向性。

海湧的氣魅

其中,海湧的氣味是伊在「台灣計劃」以來相當重要的一個主題,在伊的記憶中,海,與伊的童年有關,是親切的。再加上「台灣計劃」過程中,伊對原住民海洋歷史文化的深掘,使著伊開始創作關於海的創作。當中,除了伊童年關於媽祖信仰、漁村及海岸的記憶呈現外,還有2005年以來關於南島文化的議題,也因此,李俊賢創作了一系列關於南島相關的議題,如與Amis 相關的板炸系列等。2017年6月李俊賢還與魚刺客的客兄們拜訪了與蘭嶼達悟族文化息息相關的菲律賓巴丹島,甚至兩地的住民是可以直接溝通的。海湧的氣味,也就是台灣本土文化歷史重要的趣味與氣魅,也是李俊賢對「台味」追求真重要的其中一氣。 在這擺的「海波浪—李俊賢個展」中伊展出著狂浪的台灣痟狗湧、摩托車的達悟之眼文化觀察之旅、廣渺無邊的蘭巴文化關係、與海洋文化相關的蘭嶼觀海亭與獨木舟、水車V.S.美女、海岸邊謐靜無人的廟宇陪伴著黑狗與魚塭水車還有優遊自在於海洋中的泳者(勇者)。在訪問之間我啜一口啤酒問伊「為什麼汝畫的游泳者都遊向外面去?」 「畫的時陣沒在想。 但是有可能是因為我感覺咱要游出去吧?」伊看著這兩張圖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