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詩/王挺宇個展|11.11~12.10|㮣藝術Gaiart

旅詩/王挺宇個展|11.11~12.10|㮣藝術Gaiart

 

旅詩/王挺宇個展

展期:11/11-12/10
開幕酒會11/11(六)3pm
地點:㮣藝術Gaiart
網站:http://www.gaiart.com.tw/zh/


 

創作自述|王挺宇

在市集中,蔬果販攤位上總擺放著色彩鮮艷的水果,剛收割下來的新鮮蔬菜,上面還綴著今晨的露珠;而魚販也陳列著漁人們還未天亮就出海捕魚的辛勤結果,無論這些魚種,在海中是多麼的紛雜自處,商人們總是不厭其煩的將牠們歸類排列,似乎牠們原先在海中就是呈現這麼一種豐饒並整齊的樣貌。

人,似乎原本就具有一種排列與整理的本能,呈現出一種自然秩序與規律的本質。這種「美」無論是為了讚頌上天或是滿足自我,但其所呈現的是一種周而復始、永恆不變的儀式,就如同四季與星辰的那種規律,人們在地上的活動也確切的體現了此種規律的本質。

但人們自身,卻與這種「美」背道而馳,我們會生病、衰老和死亡,我們還會爭奪與消滅彼此,人性與時間造就了許許多多的變數。我們會在國慶閱兵大典上排列自己,或是運動大會上將自身整齊的排列,在那瞬間似乎能夠對抗種種的衰敗,但那仍舊只是過客般的宣示,而並非是接近永恆的儀式。即便我們使用了「子嗣」來複製自己,仍舊無法逃脫作為旅人的命運。

在童年時,有很大的一部分時間是在山中度過。我們面對一座翠綠蓊鬱的山,頭腦裏面是「山」的概念,但當你接近並置身其中,會發現山是一種自然植物不斷複製自身並交雜而成的集成體。但當你離開山再回到山時,即便植物本身有新陳代謝,但我們並無法感受到有甚麼不同,因為山就是山,它永遠站在那邊,它就是一片不變的綠色。而它我們睡覺時,工作時,死亡時,「自然」仍然是「自然」,它仍然在那邊靜靜的生長,整理自身,並維持它那不變的面貌。

在我的創作歷程中,我所要闡述的一直是「自然」,只是這個「自然」並非是客觀上的自然,而是人在媒體上所留下的圖像,所建構出的智性自然。

對我來說,藝術家的角色比較像是市場的小販或是吟遊詩人,透過想像力與創造力來服務沿途的旅人。而這些作物或漁獲就是那些在媒體角落的圖像。當你關掉電腦銀幕時、沉睡時,他們仍舊靜靜的生長,如同植物一般。

而創作這件事,本質上就是收集與再現,就如同熱情的小販般、喋喋不休的說書人,把我採集到的收穫以及我看到的世界,誠實地呈現在各位旅行者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