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也不知道我的宅到底在宅什麼? - 王建揚個展|10.20-11.4|罐空間

其實我也不知道我的宅到底在宅什麼? - 王建揚個展|10.20-11.4|罐空間

 

其實我也不知道我的宅到底在宅什麼? – 王建揚個展

展期|10/20(六)~11/04(日)

開幕茶會|10/20(六)15:00~19:00

策展人|鄭乃銘

策劃|cans@project

地點|台北市麗水街9號 罐空間

更多資訊|www.cansart.com.tw


宅與不宅,都是心理的真實觸感 —王建揚的藝術(節錄自亞洲藝術新聞10月號) 文/鄭乃銘(亞洲藝術新聞總編輯)

「這個世界被層層虛矯的薄膜所籠罩,將這些虛矯的表皮一層層剝開之後,一些意想不到的東西就會搖身一變為藝術。藝術家之所以存在,就是為了要指出國王赤身裸體的事實」。–杉本博司

繭,怎麼可能是扁平呢?
王建揚一開始就打定主意要當王建揚。
對他來說,當他很早就察覺出這個世界確實不是原初上帝允諾給他的那個世界時,王建揚就「處心積慮」去建構自己扁平式的「繭」。
煞是奇特吧!繭,怎麼可能是扁平的呢?而為何是繭呢?
繭;基礎上是一種必須經過層層又層層的組構、堆疊才能完備。

對於王建揚來講,他的藝術獲得眾人認識、肯定;就是在於他透過影像畫面去建構一個「空間」,也可以被稱之為「環境」,這裡面的情境鋪陳,說穿了;都會是一種幻想化的非現實世界。在我來看,這就是所謂繭的基本精神與建構。繭,本來就只是隸屬於某個生物單一性,它並非被拿到社會成為一個共有性,但卻可以成為個人化的抽樣展示性。王建揚為了作品而去塑造一個獨特的空間,箇中所需要耗費的心神與勞力,何嘗不也就如繭的結構過程一般嗎?
扁平性;科技表面上就像尚未翻開的立體書,平凡、無常,但一打開;瞬間活現立體。

王建揚的藝術,就可說是絕對現代扁平主義的實踐者。當電腦科技徹底顛覆傳統定義的空間概念時,世界,似乎也不再存在著時間的問題。現實,都淪為被壓縮的極扁平。你可以在家,透過手指與鍵盤,就能夠將百萬千里之遠的空間與時間送到面前。人際不再需要經由見面、感情培養的時間耗化才得以交換體溫,網際社群是最被習慣運用拿來熬煮體溫升高的利器。因此,宅文化,很自然就成為生活顯學。再加上,電玩的擬真感越來越立體,世界、人的生活空間,既繭、又絕對扁平性。

王建揚的藝術,我認為應該可以視為另類的繪畫創作。原因在於,他的每一件作品都是一個特定架設的場景,搭景之前,都是先一筆一畫完成整體的配備,接著再將這些配套逐續放進來,塑造了場景、加上的主角。這樣的行為,一如面對畫布,同樣都是得經過一番情緒的熬煮、一樣在過程當中植入情感的溫度。

被壓平式的空間結構,其實就是反映他這個世代的年輕人;本來就像是活在一個扁平、沒有空間厚度卻有時間載體的螢幕當中,王建揚不需要刻意在自己的藝術裡製造景深、拿捏光影輕重。藝術,在這裡並不是被稀釋,而是另外一種寫實、另外一種昇華。畢竟,時代本來就應該賦予藝術家有不同的任務去記錄自己的時代,而不是一昧去繼承與自己無關的時代冠冕。